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戰雛 > 第三百四十七章,丹漪的能力(下)

第三百四十七章,丹漪的能力(下)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rxzvxf.live,    秋家的人在大戰之中損失太多了,此番也不過只是剩下了二十八人罷了,這其中還有著十六個是孩子老人,真正的戰力,也就只是剩下了十二個了;包括秋天鳴和秋野在內的五個人都是身受重傷,其余的七個人才算得上是真正的戰力。

    在大戰之中,秋家的家主之內的已經被滅掉了,此番,秋天鳴成為了家族的家主,整個家族也就只是剩下了這么多人,因此,并沒有設置什么長老席之類的,也就是秋天鳴一人管理了整個家族。

    朱嘯帶領著秋家的人辭別了紫楹兒,鳳天帝等人也是與朱嘯一同離開了紫楹兒的家族,離開了數里的位置,朱嘯停下身來,與鳳天帝等人辭別。

    “鳳天帝前輩、麒仁,我們就此別過吧!”

    鳳天帝這樣的存在,這時候自熱安是需要多說幾句的,他笑了笑,說道:“哈哈哈,深淵之主帶領著深淵這般強大的戰力出現在大陸上,對于大陸上任何的勢力都將會形成巨大的沖擊,不知道深淵之主日后作何打算?”

    鳳天帝也好,橙海洋也罷,都是老謀深算的存在,他們都懷有雄心壯志,這樣的人,一心都想要利用其他人,但是這時候的朱嘯卻也是想要利用他們一番。鳳凰一族對于朱嘯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要知道,鳳凰一族還有著神火涅槃圣火的存在。鳳凰一族能夠浴火重生,這涅槃圣火傳聞擁有著奇異的力量,要是朱嘯能夠得到涅槃圣火的話,對于朱嘯的幫助將會是前所未有的大。

    朱嘯倒是想要見識一下鳳天帝到底要做些什么,當即面帶為難地說道:“現如今我剛剛帶領著深淵回到大陸上,大陸上很多勢力只怕是會對深淵有些質疑,只不過,這也是在所難免的。”

    鳳天帝的眼睛瞇成一個危險的角度,淡淡地說道:“深淵之主,受到了別人的質疑,這證明你們深淵這股戰力確實是十分危險的存在。如果要是深淵只是十分平常的存在,別人才懶得質疑你們,他們會采用最簡單的辦法,要么將你們滅掉,要么將你們吞并。”

    “唉,這個簡單的道理我又豈會不知道呢?”朱嘯嘆了一口氣,道,“可是,人心里的成見是一座大山,并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這樣的一股戰力存在,不管是對于人類修煉者也好,或者是對于兇獸們也罷,都是一個潛在的強大威脅。弄不好,深淵將會遭受到人類修煉者以及兇獸族的夾擊,我現在只是希望神獸族不要再對我們出手才好。”

    麒仁的臉色微微一變,這些話都是十分危險的話語,而鳳天帝則是大笑起來,道:“這么多年了,難得大陸上又是出現了一個讓本座欣賞的年輕人。深淵之主,所謂富貴險中求,很多事情確實是容易做到,但是獲得的也會比較少;而一些事情看上去十分危險,也確實不容易做到,但是其中的收獲卻是異常的大。前不久,戰家的新家主戰隱率領強者將雷家幾乎全滅,要知道,不久之前,雷家可還是穩壓戰家一籌的。但是,經過了這一場大戰之后,戰家將會是成為大陸上雷電屬性最為強大的存在。戰隱這個年輕人,我沒有見過,但卻是十分欣賞他的心性。深淵之主,你不會不知道在這種時候應該做出什么樣的選擇吧!”

    鳳天帝果然不會那么輕易就放手的,朱嘯故作沉默,鳳天帝當即大笑著說道:“深淵之主,做事情,最重要的是有勇氣去做,不猶豫。”一邊這樣說著,鳳天帝一邊靠近了朱嘯,附在朱嘯的耳邊說道:“深淵之主,真要是有人敢不服的話,用深淵這股強大的戰力去征服他們就是了。這個大陸,從來不是賢者的大陸,而是霸者的大陸!”

    “賢者用嘴巴去告訴別人,或者是用自己的行為去告訴別人;而霸者則要簡單直接得多,用的是雙拳及強大的戰力!”朱嘯深以為然,輕聲道,“看樣子,鳳天帝前輩定然會是這個大陸的霸主。”

    “深淵之主,大陸上容納不了那么多的霸主,但是要有霸主與你一同爭雄才會有趣。本座已經是跟很多人爭過雄了,但是,本座還要跟你們也爭雄。”鳳天帝笑起來臉上皺紋密布,道,“深淵之主,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才是。”

    說完,鳳天帝退了一步,朝著朱嘯抱抱拳,道:“深淵之主,本座就此告辭了。要是深淵之主有空的話,還望駕臨我東君山。到時候,本座定當與深淵之主細談。”說完,鳳天帝帶領著鴻軒與青信,徑直離開了。

    麒仁一臉無可奈何之色,恭敬地朝著大尊者行禮,隨后卻是與朱嘯抱抱拳,慵懶而又無奈地說道:“深淵之主,看你躊躇滿志的樣子,我真是擔心這是大陸的一場災難。我知道我不應該在背后說前輩們的壞話,只是倘若是鳳天帝前輩的話,恐怕是幫不了你那么多,倒是會把深淵也一同帶領到廝殺的境地。”

    朱嘯并沒有與麒仁繼續這件事情,而是問道:“麒仁,我很想知道現在的麒麟一族是怎么想的!要是真的爆發了一場大戰的話,麒麟一族不會袖手旁觀吧!”

    麒仁一臉苦惱之色,無奈地搖搖頭,嘆道:“唉,這樣麻煩的事情,你怎么會問我呢?我是麒麟一族最不成器的存在,我怎么會知道這些事情應該怎么辦呢?”

    “你呀你呀!”麒仁這樣子,朱嘯也是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也是只能苦笑著搖搖頭。麒仁則是將臉上的那種無奈與慵懶都收起來,淡淡地說道:“深淵之主,我麒仁覺得你還不錯,因此在離開之前,告訴你一句話。千萬不要小瞧了幾大家族以及三大神獸族和四大兇獸,每個家族、每個勢力都有隱藏起來的戰力,這是這些家族、勢力能夠屹立于大陸的根本。”

    看樣子,果然是如同朱嘯所想,大陸上的每個勢力都不是那么簡單的,麒仁這分明就是在提醒朱嘯,不過,既然麒仁都不愿意明言,那朱嘯也就裝傻一般地問道:“哦?這是何意?”

    “哈哈哈,深淵之主,我也不知道!”麒仁朝著朱嘯抱抱拳,告辭道,“深淵之主、兩位尊者、丹漪小姐還有秋家的諸位,小子麒仁告辭了。”

    麒仁離開了,朱嘯目送他直至消失在天際才回過頭來,丹漪走到朱嘯旁邊,道:“深淵之主,看樣子,這個麒仁并不是一般人。”

    丹漪作為丹家的天之驕女,此番卻是心甘情愿地跟著朱嘯離開,或者是因為丹家看上了深淵這股戰力,這一點,朱嘯早就已經十分清楚了。 朱嘯微微頷首,淡淡地說道:“能夠在這個大陸上生存下去,并且還要活得沒有那么差,誰又會是簡單的呢?”

    丹漪笑了笑,看著朱嘯說道:“深淵之主,我看你似有所指?深淵之主能夠在深淵之中通過重重考驗,得到深淵之主這個位置,難道會害怕我這樣一個弱女子嗎?”

    朱嘯咧嘴笑了笑,道:“丹漪小姐,我朱嘯一步步走到今天,我最怕的就是弱女子。我不怕那些強大的存在,因為當他們靠近的時候,我會本能地做出應對;但是看上去柔弱的女子,卻是更為可怕的存在,誰也不知道這個柔弱的女子會不會突然要了你的命。”

    “哦?”丹漪沒有想到朱嘯會這樣說,微微一驚,但是片刻她就笑了笑,道,“深淵之主,你不會現在要趕我走吧?我丹漪雖然不是那種絕世容顏,但卻也算得上是過得去,就這樣被深淵之主趕走的話,我會很傷心的。再者說了,我丹漪乃是一名煉藥師,要是傳出去深淵之主害怕我這個弱女子的話,恐怕對你深淵之主的英名也會有所損傷吧!”

    丹漪面容姣好,平靜的面孔下面乃是一刻深沉的心,帶著十分理性的笑容,美的不可方物。但是朱嘯笑了笑,不置可否,丹漪定然是有著什么目的的,現在朱嘯也是猜不到,將丹漪留在身旁的話,始終會是一個**煩。

    見到朱嘯不說話,丹漪笑了笑,道:“深淵之主,我看我還是跟你走吧!我丹漪就只是一個弱女子罷了,我相信很快你就會了解到這一點的。倘若日后我確實是一個巨大的危害的話,你再趕我走也不遲。大尊者,你老人家覺得呢?”

    大尊者慈祥地笑了笑,淡淡地說道:“深淵之主做出來的決定,老頭子也是不能更改的。丹家乃是藥王谷五大家族之一,而我深淵此番剛剛出現在大陸上,大量的勢力對我深淵有著諸多猜忌,丹漪小姐要是與我們深淵一起,恐怕是會遭受到非議。”

    “大尊者,正是這個時候,我丹漪的身份才有用。大尊者應該很清楚,我丹家在大陸上的影響力吧!”

    朱嘯不再多說什么,淡淡地說道:“走吧!”http://www.rxzvxf.live/6_6911/
澳门新濠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