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級強者在都市 > 第5151章 赦令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rxzvxf.live,    “……現在我們就離開南皇山脈(死亡山脈)。”阿黛爾說道。

    “什么?離開?”

    李馨雨等人大吃一驚。

    他們怎么也沒想到阿黛爾會這么的決定。

    “對,這是李峰之前安排的。”阿黛爾點點頭說道。

    “大哥安排的?”李馨雨遲疑了,她可以拒絕阿黛爾的安排,卻不能拒絕李峰的安排。

    長孫詩茗看向了阿黛爾。

    不過長孫詩茗比李馨雨想的更多。

    如果阿黛爾說的是真的,那么,之前李峰和阿黛爾即使是沒有見過面,也恐怕聯系過。

    所以,阿黛爾說的不是不可能的。

    “是的。”阿黛爾點點頭,之前李峰確實是這么安排的。但她也不知道李峰為什么會這么的安排。

    不過,現在李峰他們的情況不知道,李馨雨他們又倒飛到了這里,阿黛爾覺得還是應該按照李峰的吩咐去做。

    “那好吧。”李馨雨遲疑一下點點頭。

    “既然如此,我們馬上走吧。”阿黛爾說道。

    “好。”

    當下,阿黛爾看向了長孫詩茗。

    “我沒意見。”長孫詩茗說道。

    “走。”

    阿黛爾向長孫詩茗點點頭,然后帶著眾人向北而去。

    另一邊,祭壇上。

    李峰三人被祭壇上射出的光芒吸了過去后,就落在了祭壇上。

    “這是怎么回事?”

    李峰三人驚疑不定。

    而李峰眼睜睜的看著李馨雨等人被擊飛,心中更是擔心了。

    這種情況是他們之前從來沒有想到過的。

    這也讓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但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這一步了,李峰也沒有其他的選擇了,只能靜觀其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李峰他們站在祭壇上,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唯一的變化就是祭壇上的光芒越來越亮。

    “蘇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峰問道。

    “我也不知道。”蘇琪的聲音從另一個地方傳來。

    “不知道?”李峰郁悶了,這蘇琪到底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他也不好猜測。而且現在他也不知道怎么辦。

    離開祭壇?

    別逗了。

    在來到祭壇上的時候,他就知道想要離開祭壇是不可能的。

    這一切都是鬼仙族的算計,怎么可能讓他這么輕易的離開祭壇?

    當下,李峰盤膝坐下,修煉恢復了起來。

    之前和天悲宗一戰,他的消耗也非常大,甚至受了不少的傷。現在在這里無所事事,又不能離開,李峰也只能先療傷恢復了。

    只有恢復實力,才能克服困難。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

    李峰他們所在的祭壇周圍方圓千萬里在這一刻已經被一股特殊的能量籠罩在其中了。

    同時,在這股能量的籠罩范圍中,所有的妖獸爆體身亡,所有的花草樹木化為烏云。

    祭壇上釋放出的光芒也越來越耀眼。

    宛如一顆能夠照耀大地的太陽,散發出耀眼的光輝。

    轉眼之間就是三個月了。

    早在兩個月前,李馨雨他們就退到了金西城。

    但是在退到了金西城后,阿黛爾還是覺得不夠,所以一退再退。

    在這個時候,李馨雨他們已經退到了離金西城幾億里之外了。

    不過即使是如此,李馨雨他們還是能夠看到南皇山脈(死亡山脈)方向釋放出耀眼的光芒。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長孫詩茗眼中盡是不可置信。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鬼仙族要出世了吧。”阿黛爾說道。

    “鬼仙族出世就這么大的動靜,這真是出世不是出事?”長孫詩茗問道。

    “具體的我不知道,但我們這一次來遺忘大陸就是為了鬼仙族而來的,只可惜在遺忘大陸尋找鬼仙族的情報太麻煩了。”阿黛爾沒有隱瞞,之前在和李峰的聊天中,她就已經知道長孫詩茗也知道了鬼仙族的事。甚至覺得長孫詩茗是李峰內定的女人。

    畢竟,當初在第一世界的時候,李峰就和長孫詩茗勾勾搭搭了。現在來到了第二世界,李峰和長孫詩茗沒有相見也就罷了。既然相見了,說不定長孫詩茗會和李峰發生關系。

    現在長孫詩茗和李峰其他的女人都沒有太密切的關系,所以,也是可以拉攏的。

    “我們在這里等下去?”長孫詩茗問道。

    “現在的情況出乎我們的意料。”阿黛爾想了想說道:“我們之前之所以留在這里是為了幫助李峰的,但現在很顯然已經不能幫助李峰了,所以繼續留在這里是沒有用的。”

    “你不想等下去?”長孫詩茗問道。

    李馨雨等人看向了阿黛爾。

    “對,這一次我還有另外的任務,那就是尋找煉器師。現在李峰這里幫不上忙,我們就只能去尋找煉器師去了。”阿黛爾點點頭。

    “尋找煉器師,修復飛鷹舟。”李馨雨想到了之前李峰念念不忘的事。

    “對,現在我們去找煉器師,只要我們在遺忘大陸,有傳令符在,李峰隨時都可以聯系我們的。”阿黛爾點點頭,說道:“否則的話,我們在這里也幫不上忙。在這里等也是浪費時間。”

    “那我們去找煉器師吧。”李馨雨雖然想等李峰,但她更想為李峰做事。

    阿黛爾看向了長孫詩茗。

    “我跟你們一起去吧。”長孫詩茗開口道。

    “那我們就走吧。”阿黛爾看向了瑜馨,瑜馨就是李峰的女兒,所以,看到瑜馨,她心中有別樣的心思。

    另一邊,在離阿黛爾他們不知有多遠的地方,有一片宮殿。

    這一片宮殿隱藏在深山老林之中。

    因為有陣法的掩護,所以,沒有人知道有這個地方。

    而這個地方不是別的,正是天悲宗的大本營。

    此時,在天悲宗的大殿中,天悲宗宗主駱周利臉色陰沉的看著天悲宗的各大長老。

    “事情你們已經清楚了,現在怎么辦?”駱周利沉聲問道。

    “宗主,禁忌之陣已經啟動,我們恐怕也已經無能為力了。”一個長老開口說道。

    所謂的禁忌之陣是李峰他們所在的祭壇。

    這祭壇被天悲宗的人稱之為禁忌之陣。

    “那些鎮守禁忌之陣的人是干什么吃的?”駱周利冷冷的問道。

    “宗主,無數年過去了,禁忌之陣都沒有變化,也沒有人去禁忌之陣的所在地。所以鎮守禁忌之陣的人有所疏忽也是很正常的事。”天悲宗的大長老說道。

    天悲宗之所以鎮守禁忌之陣,是不想鬼仙族出世。

    但時間可以消磨人心。

    更何況,經歷了中古時代的主空間一分為三,天悲宗更加覺得鬼仙族是不可能出世的。

    所以,這幾萬年來,派去鎮守禁忌之陣的人實力并不高。

    否則的話,這一次鎮守禁忌之陣的人中有一個武神境強者,那么,說不定李峰他們會死無葬身之地了。

    “現在怎么辦?無能為力?難道靜觀其變?”駱周利沉聲道:“如果鬼仙族出世,對我們天悲宗來說,也是滅頂之災啊。”

    “宗主,禁忌之陣啟動后,我們是沒辦法靠近禁忌之陣的,為今之計,只能結合各方面的高手,在鬼仙族出世之后攻入鬼仙族。”大長老說道。

    “你覺得這可能嗎?”駱周利沉聲問道。

    “宗主,如果在封神之戰前,這是不可能的。但現在主空間一分為三,對我們來說是有可能的,因為鬼仙族的強者,現在出世的是不可能有超過涅槃境的武者的,所以,我們只要調動我們能夠調動的力量,未必就不能對鬼仙族致命一擊的。”大長老沉聲道。

    “這到是個辦法。”駱周利目光閃爍,沉思了起來。

    “宗主,當斷不斷啊。”大長老說道:“否則的話,等鬼仙族出世的強者越來越多,我們想要找鬼仙族的麻煩都不可能了。”

    “也好,現在傳我命令,調動一切可調動的力量,準備出征鬼仙族。”駱周利沉聲道。

    “是。”

    各大長老連忙應了一聲。

    下一刻,一道道命令從天悲宗傳出。

    天悲宗的祖地,一具具銅棺浮現出來。

    這些銅棺是天悲宗沉睡的老祖。

    這一次天悲宗準備出征鬼仙族,自然要動用這些老祖。

    那些超越涅槃境的武者三萬年前已經去了神域了。

    所以,這些天悲宗的老祖最強也只不過是涅槃境。

    但這種情況大家都一樣,所以就第二世界而言,天悲宗的實力還是很強的。

    然而就在天悲宗宗主駱周利來到祖地,準備喚醒天悲宗的老祖的時候,一道赦令傳來了。

    “不可輕舉妄動。”

    赦令只有幾個字。

    但意義非凡。

    “這是怎么回事?”

    駱周利疑惑不解。

    不過他不敢怠慢,連忙傳令下去。

    這赦令是天悲宗背后的靠山傳來的。

    天悲宗雖然強大,但也只不過是對方的一個外圍勢力。

    畢竟,這世界的復雜程度,即使是涅槃境的武者,也是難以想象的。

    幾天后,天悲宗的各大長老來了。

    “宗主,這是怎么回事?”

    “是啊,命令都下了。”

    各大長老問道。

    “赦令來了。”駱周利淡淡的說道。

    “啊……”

    各大長老臉色大變。

    赦令來了。

    這足以讓他們震動。

    “現在按照赦令的意思,靜觀其變。”駱周利想了想,說道:“雖然不知道這赦令的背后是什么意思,但我們天悲宗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所以,接下來我們就……”http://www.rxzvxf.live/6_6264/
澳门新濠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