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我在明朝當國公 > 第九百九十八章 震怒

第九百九十八章 震怒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rxzvxf.live,    “哦……老人家也抽過卷煙?”年輕人笑著問。

    這位年輕人便是前來避雨的楊峰了,聽到這個老漢說自己抽過他并不感到奇怪。

    雖然這種卷煙由于產量的關系目前只在江寧軍內部供應,但誰還沒幾個親朋好友,有些士兵軍官領到卷煙后自己不抽把它送家人或朋友抽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那是,后生你可別小看我老漢,老漢的兒子可是江寧軍的伍長呢。托那個不成器的兒子的福,老漢我也能偶爾分到一兩盒。

    只是自打兩年前他跟著江寧侯去了福建,老漢我已經很久沒抽到啰?”

    楊峰將煙散給馬老漢,又掏出了火機幫他點上。

    馬老漢深吸了一口卷煙,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哦……”楊峰將自己的煙也點著,吸了一口后笑道:“那可是要恭喜您老人家啊,聽說跟著江寧侯出征的將士收獲可不小呢。”

    “那可不?”

    一聽到這里,馬老漢就來了精神。

    “你別看老漢那不成器的兒子只是一個小小的伍長,但那也是一刀一槍打出來的。

    這兩年他跟著江寧侯北平滿清韃子、南滅南洋海寇,那可是立了不少功勞,光是江寧侯給的賞賜就不下一百兩。

    俺老漢正準備過些日子就用這些銀子蓋新房,等到明年他服役期滿返鄉后,老漢再為他說一門媳婦,這日子就舒坦了。”

    “呵呵……那可要恭喜您老人家了。”

    看著面樓驕傲之色的馬老漢,楊峰心里也為他高興,不過看著馬老漢一口一個江寧侯的喊,他忍不住道:

    “老人家,您還不知道吧,江寧侯又升官了,前些日子皇帝陛下已經晉升他為信國公了。”

    “什么……江寧侯又升官了,當了國公了?”馬老漢就是一驚,隨即問道:“后生,你這話是真的?”

    “當然,這事大明已經傳遍了,您隨便打聽一下就知道,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呵呵……太好了……”

    馬老漢高興得呵呵笑了起來。

    “江寧侯……不對,現在應該稱呼他老人家位國公爺了。

    國公爺他老人家這是好人有好報啊,依老漢看,他老人家別說當國公了,就是當王爺也是沒問題的。”

    “誒……您老人家可千萬別這么說,王爺可不是一般人能當的。”

    楊峰連連擺手,按照大明的祖制,除了朱家的人,異姓基本上是不可能當王爺的。而且聽著一個年紀足以當自己長輩的老人一口一個老人家的稱呼自己,楊峰心里總感覺怪怪的。

    正當楊峰想說些什么的時候,少女的聲音在身后響起。

    “說那么多有什么用,國公爺說不定已經把江寧衛給忘了,否則也不會兩年多也不回來一趟,任憑李正那個家伙禍害咱們。”

    兩人一回頭,原來是少女端著一個茶壺和兩個大碗走了過來。

    只見她將大碗放在桌上,倒上熱水后氣哼哼道:“若是國公爺回來,看到他一手創建的江寧衛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他老人家會不會氣死。”

    “丫頭,你瞎說什么呢?”

    馬老漢臉色立刻就變了,瞪起了眼睛喝道:“這種事也是你一個小丫頭片子能議論的嗎,還不趕緊回屋歇息去!”

    “我就不!”

    少女倔強的昂著腦袋,一臉不服氣的模樣。

    “別的姑且不說,就說咱們千戶所吧,眼看著就要過年了,可連過年的糧食到現在還沒發下來,搞不好咱們就得到外頭挖野菜啃樹皮了,難不成還不讓說?”

    馬老漢罵了起來:“你放屁,那是國公爺要去打流寇,征集點糧食怎么了?”

    “國公爺去打流寇我沒意見,可憑啥把咱們的口糧全都給弄走了,那咱們吃啥啊?”少女說到這里眼圈都紅了。

    “咱們好不容易過了幾天好日子,每天辛辛苦苦的干活伺候莊稼,可臨到年底了卻落得要斷頓的地步,憑啥啊?”

    說到這里,少女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劃過臉龐噗噗的落在了地上。

    這父女倆只顧著爭吵,卻沒注意到一旁原本一臉溫和的年輕人臉色慢慢變得陰沉起來。

    “到底是怎么回事,江寧衛的糧食都到哪去了,怎么淪落到要斷頓的地步?”

    楊峰的臉色很難看,心里也升起了一團怒火,特么的這也太荒唐了吧,江寧衛可是他的老巢啊。

    別的不說,楊峰對于自己起家的地方支持力度可是非常大的,無論是高產的種子,水利的建設他從來都沒有小氣過,甚至他還從現代弄來了一批化肥,都給了江寧衛。

    前些日子他還看了江寧衛送給他的報告,說是今年農場的水稻畝最高畝產達到了八百斤,平均畝產達到了六百多斤,怎么現在居然沒糧了?

    面色難看的楊峰對馬老漢父女道:“你們跟我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江寧衛今年不是大豐收嗎?怎么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連過年的糧食都沒有了?”

    由于盛怒之下的楊峰沒有掩飾自己,一時間那種久居高位的氣勢也散發了出來。

    馬老漢雖然只是一個普通的老農,但也察覺到面前這個年輕人好像跟剛才不同了,尤其是他的眼神,就象兩道炙熱的火光,簡直能穿透人的心里。

    “后生……你……你這是……”一時間他有些遲疑起來。

    看到自家父親有些結結巴巴的模樣,一旁的少女急了,搶著道:“還能怎么樣,就是那個指揮使李正造的孽。

    今年咱們這里大豐收確實不假,原本糧食多得糧倉都快裝不下了。可那李正卻找了個借口將糧食全都調走了,只留下一批剛夠咱們吃的糧食。

    但是偏偏不巧得很,前兩天朝廷下了旨意,要掉大軍去打仗,這樣一來糧食立刻就不夠了,李正便將咱們的口糧全都搜刮走充當了軍糧。

    那些官老爺也不想想,他們把糧食都弄走了,咱們過年吃啥啊?”

    說到這里,少女嗚嗚的哭了起來……

    “砰……”

    只聽到一聲悶響,隨后傳來嘩啦的聲音,原來是巨怒之下的楊峰一拍桌子,吃不住勁的桌子嘩啦一聲立刻散了架。http://www.rxzvxf.live/5_5825/
澳门新濠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