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二百四十章 不是故意的

第二百四十章 不是故意的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rxzvxf.live,    雖然九月份學生已經開學了,但適宜的天氣,使得京城仍然處在旅游旺季之中,熙攘熱鬧的王府井步行街上可謂是人頭聳動,從方逸眼前閃過了一張張洋溢著青春笑容的臉龐。? ??     ?

    “方逸,陪我逛逛街吧……”柏初夏笑著牽起了方逸的手,在這一刻她再也不是那個潑辣的女警了,而是一個沉浸在戀愛之中的普通女孩。

    “這個我要吃,冰糖葫蘆,我有好多年沒吃了……”

    “哈根達斯,方逸,我要吃,你沒聽過嗎?愛她就給她買哈根達斯……”

    “棉花糖?沒想到這里居然又賣棉花糖的?我要,我要!”

    兩人穿行在擁擠的人群里,看到自己喜歡吃的東西,柏初夏時不時的出一聲聲尖叫,不一會兒手上就拿滿了各種食物,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初夏,女孩子不是都怕胖嗎?”方逸果然是沒有談過戀愛的男人,在這個時候問出了一句很煞風景的話來。

    “哼,本姑娘每天都健身,才不怕胖呢……”

    柏初夏絲毫沒被方逸的話影響自己的食欲,要不是剛剛和她一起吃過飯,單看她吃東西的樣子,方逸還以為柏初夏一整天都沒吃東西呢。

    不過柏初夏有一點和普通的女孩子不同,那就是她很少拉著方逸進入到店里去,大多都是在臨街的小店鋪里買點吃的,所以一條街逛下來,方逸總共還沒花到兩百塊錢。

    “看什么看?”見到方逸盯著自己,柏初夏撇了撇嘴,說道:“我很久沒來這邊了,沒想到還挺好玩的……”

    雖然是在京城長大的,但是柏初夏真的沒來過幾次王府井,這倒是沒什么好奇怪的,因為還有些祖輩都生活在老京城人,一輩子都沒去過長城呢。

    “以后我再來京城,咱們再過來……”

    方逸也很喜歡這個地方。不知道為什么,平時喜歡安靜的他,走在那喧囂的人群中的時候,心靈卻是異常的安寧。那塵世的紛雜并沒能影響到方逸的心緒。

    兩人說著話,沿著一條巷子往招待所的方向走去,從一個熱鬧的環境驟然變得安靜了起來,給人一種很強烈的反差。

    “方逸,你不想問我點什么嗎?”柏初夏突然開口說道。

    “嗯?你是說那個周虎的事情?”方逸聞言笑了笑。說道:“你要是愿意說,就說給我聽聽,不愿意就算了,周虎只不過是個閑雜人,影響不到咱們倆的關系……”

    方逸嘴上是這么說的,心里也的確是這么想的,周虎在他眼中,充其量就是個打醬油的角色,根本就引不起方逸那怕一點點的重視,只是個可有可無的人。

    “方逸。謝謝你……”

    聽到方逸的話,柏初夏忽然變得安靜了下來,過了好一會,才開口說道:“我小的時候,兩家住的不遠,所以我和周虎一直都是在一個學校上學,那會的周虎雖然學習不好,但本性并不是很壞,也不會招惹班上的女孩子……”

    說到這里,柏初夏的聲音低了幾分。“不過我前兩年又遇到了他,現周虎的變化很大,大的讓人都認不出來了,到處對人宣揚說我是他的女朋友。方逸,我真的不是……”

    柏初夏說到最后一句話的時候,語氣顯得有些著急,說實話,她雖然從來都沒正眼看過周虎,但周虎的話卻是對她造成過很大的困擾。柏初夏真的很擔心方逸也聽信那些謠言,從而質疑他們之間的感情。

    “初夏,不用解釋的……”

    方逸握著柏初夏的手微微用了點力,笑著說道:“就憑周虎那模樣人品,你要是真看上了,那我絕對要懷疑你的眼神,其實這件事唯一讓我不解的是,柏大警官怎么能忍到現在呢?以你的脾氣,應該早就暴揍他一頓才對呀……”

    “要不是怕我爸不高興,我早就想揍他了……”

    柏初夏有些郁悶的說道,她在家里最尊重的人就是父親,在周虎最初糾纏她的時候,柏初夏就把心里的困擾告訴了父親,當時氣呼呼的說等自己畢業之后,就要把周虎給拷進局子里。

    不過也正是因為柏初夏的這句話,父親差點就沒讓她繼續在公安大學里讀下去,還警告柏初夏說,如果被他聽到柏初夏和周虎動手了,那立馬就要給他專到別的學校學習別的專業。

    一向都很喜歡刑偵工作的柏初夏,于是就這么忍了下來,只是讓她也沒想到的是,自己眼看就要畢業了,卻是又被調到了國安系統,還是不能從事自己喜歡的刑偵工作。

    “你爸爸說的沒錯,女孩子老是想著動手打人,那叫怎么一回事啊……”聽到柏初夏的解釋,方逸不由笑了起來,眼前的柏初夏才更像是個二十出頭的女孩,臉上那委屈的表情,讓人忍不住想要疼惜一番。

    “你別說我,今兒這事,和你有關系吧?”柏初夏皺起了小鼻子,看著方逸說道:“周虎不會無緣無故的拉肚子吧?我看就是你使得壞……”

    想到周虎那丟人的樣子,柏初夏卻是又笑了起來,這幾年積壓在心里的郁悶也是一掃而空,出了這么丟人的事情,想必周虎以后也沒什么臉面再出現在自己面前了吧?

    “關我什么事啊?我管天管地,還……還能管得了人拉肚子嗎?”方逸嘴上叫起了撞天屈,不過嘴角卻是微微上挑,露出了一絲笑意。

    “嗯?方逸,真是你干的啊?”

    借著路燈,柏初夏清楚的看到了方逸臉上的笑容,頓時愣住了,她原本只是在和方逸開玩笑,心里并不是真的那么認為的,畢竟眾目睽睽之下,方逸就是想給周虎下瀉藥,那也沒有機會呀。

    “我可沒說啊……”方逸只是笑著不說話啊,不承認也沒有否認,不過這卻是更加坐實了柏初夏的想法。

    “方逸,你……你到底怎么做到的啊?”柏初夏心里的好奇心就像是春天的野草,一下子蓬勃生長了起來,壓都壓不下去,當下用手挽住了方逸的胳膊搖晃了起來。

    “哎,別……別晃,我告訴你還不行啊……”

    方逸的身體何等敏感,他只感覺胳膊處傳來一陣柔軟的觸碰,低頭一看,卻是柏初夏將上半身都靠在了自己的胳膊上,隨著手臂的搖晃,她的身體也在不斷的觸碰著自己。

    方逸雖然修道,但并不是修的那摒絕了七情六欲的無情道啊,他也是有血有肉有需求的正常人,被柏初夏這么一觸碰,方逸只感覺整個人都快飄起來了。

    “說,快說啊……”聽方逸這么一說,柏初夏倒是不晃了,但身體還是緊緊的靠在了方逸的胳膊上,抬起頭眼巴巴的看向了方逸。

    “咳咳,初夏,你……你先放開我行嗎?”

    方逸一低頭,剛好看到柏初夏那微微張開的領口之內的美好風光,這一下頓時忍不住了,身體的某個部位不自然的起了某種正常的反應。

    “嗯?”順著方逸的目光低了下頭,柏初夏臉色頓時紅了起來,一把推開了方逸,沒好氣的說道:“流氓,看哪兒呢?信不信姑奶奶給你抓派出所去?”

    柏初夏家教很嚴,是那種非常自愛的女孩,不過此刻她顯然將方逸當成了可以信任的人,才會有了領口走光這種事情的生。

    “我……我不是故意的啊……”方逸說著話,眼睛還忍不住在柏初夏的胸前瞄了一眼,話說穿著衣服他還真沒看出來,那里面居然有兩團如此雪白柔膩的存在。(未完待續。)http://www.rxzvxf.live/5_5765/
澳门新濠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