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二十九章 出院(下)

第二十九章 出院(下)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rxzvxf.live,    早上七點多的時候,胖子三炮幾乎和孫前后腳的來到了醫院,將早點留給了方逸之后,胖子聽說方逸要出院,連忙又給滿軍打了電話,讓他過來辦理出院手續。┇ ┠

    等到辦好了出院手續,已經是上午十一點多了,穿上了胖子給自己新買的衣服,方逸倒是也沒什么可拿的,他的東西包括那個木箱,昨兒就被胖子和三炮帶到了滿軍的家里。

    “小方,我后天也差不多能出院了,你可別把老頭子忘了,有空一定來看看我啊……”

    孫連達有些不舍的拉著方逸的手,很鄭重的將一張寫了自己家里住址和電話的紙放在了方逸的手里,他倒是想留方逸的聯系方式,只是他們幾個除了胖子有個bb機之外,就只能留下滿軍家里的電話了。

    孫老說出這番話,最高興的莫過于就是滿軍了,有方逸這個紐帶,想必日后他也能慢慢的和孫老拉上關系的,這種關系不需要用很多次,只要孫老能幫他一次,滿軍就心滿意足了。

    “孫老,我一定會去拜訪的……”方逸很認真的點了點頭,他如果以后從事古玩文玩的行當,少不得要去和孫老多交流學習,當然,這個老人本身也是很值得方逸尊重的。

    “咱們可是說定了啊……”俗話說老小孩老小孩,越好脾性越像是小孩子一般,孫連達現在就是這樣,對于方逸這個年輕人是越看越喜歡,生怕日后和方逸就沒了交集。

    “小,你開車送下小方他們吧……”孫連達安排起了兒子。

    “孫老,不用了,我開車過來的……”

    聽到孫老的話后,滿軍連忙說道,他的車子昨兒雖然撞了方逸,不過在相撞的時候方逸有個向后卸力的動作,這也使得滿軍的車子并沒有太多的損傷,還能和往常一樣的開。 ■

    “師父啊,我那血光之災也被您說中了,往后不會再多災多難了吧?”

    跟在滿軍等人后面走出醫院,聞著那不同于醫院里消毒水的空氣味道,方逸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他知道,從現在開始,他才算是真正的踏入到了這個社會之中,那將會是和山林中完全不同的生活。

    對于這種生活,方逸既有向往也有一絲惶恐,別的不說,就是馬路上那穿梭不息的人群和排著長隊不斷按著喇叭的汽車,就讓方逸看的目瞪口呆,自小在山中清靜慣了的方逸,哪里見過如此擁擠的場面。

    “怎么了,小方,是不是身體還不舒服?”滿軍動了車子,看到方逸站在門前有些呆滯,連忙伸出腦袋問道。

    “不……不是,我……我是沒見過那么多人……”

    方逸聞言苦笑了一下,不知道為何,在此時他居然有點懷念在山上的生活,那種生活雖然有些冷清孤寂,但卻會使人心中寧靜,不像是在這繁華鬧區,整個人心頭像是蒙上了一層霧霾。

    “看來先賢們選擇深山歸隱,也是有原因的,不過我還是要聽師父的……”方逸腦海中忽然想到了師父的一句話,那就是“想要隱世,必先入世。”

    按照老道士的說法,“深山修行,紅塵煉心。”

    在遠離喧噪的地方修煉道行,但入世紅塵修煉心境那也是必不可少的,只有嘗盡人間百味,歷經世事滄桑,才能接觸到大道本心,脫于這五行三界之中。

    方逸倒是沒有這么遠大的志向,雖然他也想無憂無慮的在山中修行,但方逸心里更加明白,在煉精化氣階段需要一顆赤子之心,修煉之人是越單純越好。

    不過要突破煉氣化神的境界時,那就需要相對應的心境磨礪,使得道心圓滿,如果只是悶頭在山中苦修,方逸知道那是無法讓自己的修為更進一步的。

    就像是老道士除了筑基時是在山中之外,這一輩子幾乎都在江湖上游蕩,而到了晚年才歸隱山中,只是天地和古時有變,再也沒能突破境界,但即使如此,老道士的壽命也過了百歲,遠比普通人長的多。

    而現在方逸的修為,已經快要接近師父了,但這說的只是修為上的境界,至于心境方逸就差的遠了,老道士讓他下山的原因,就是想讓方逸磨礪自己的心境,入塵世而不迷失。

    “小方,咱們先去吃飯,然后再去買點東西,昨兒太晚了,華子和三軍都是在我那湊合住的……”就在方逸看著車窗外的情形沉默不語的時候,滿軍的聲音響了起來。

    “滿哥,那太麻煩你了……”聽到滿軍的話,方逸開口說道:“其實我傷的沒那么厲害,你賠兩萬有點多了,回頭讓胖子還給你吧……”

    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除了被撞時身體自然的應激反應之外,其余的就沒有什么損傷了,如果非要說方逸有損失的話,那么恐怕就是被損壞掉的那個嘎巴拉的掛飾了。

    “滿哥,方逸說的對,我之前是被嚇到了,要不這兩萬塊錢我還給你?”

    方逸話聲一落,胖子也開了口,雖然他們小哥三是窮點,但志氣還是有的,尤其是滿軍對他們很是不薄,胖子也有些不好意思賺那兩萬塊錢了。

    “說什么呢?看不起你滿哥是吧?”

    聽到胖子的話,開著車的滿軍有些不滿的回頭看了兩人一眼,開口說道:“小方沒受傷那是他運氣好,你們滿哥賠錢那也是應該的,再說了,你們想要在朝天宮擺攤,手上沒有個萬兒八千的根本玩不轉,這錢還是先留著吧……”

    滿軍雖然有想通過方逸結識孫連達的心思,但他本身倒也不是個壞人,做生意也算是誠信本分,從他手上出去的物件很少有假貨贗品,這也是滿軍在朝天宮生意做的不錯的主要原因。

    “好了,不說這個了,帶你三個小子去吃點好的……”見到方逸還想再說話,滿軍一踩油門,帶著幾人穿過幾條大街小巷,最后停在了一家門臉不大的飯店門口。

    看著窗外的情景,方逸有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熟悉是因為他在書本和廣播電臺中見過或者是聽過對城市的描述,而陌生則是來自于那種初見的感覺,畢竟親眼目睹這種方式要更加的直觀。

    就包括眼前的這個飯店,以前方逸的想象中它應該和古代的酒樓一樣,門口最好還掛個酒字,但是事實上這就是一個普通的聯排平房,而且還是在住家小區里的,要不是門口的招牌,方逸壓根就不會以為這是家飯店的。

    “自己要學的東西還是很多啊……”

    現在的方逸就像是一塊干涸的海綿,一頭扎進了水里,在不斷的吸取著各種各樣普通人習以為常的知識,而這個世界在他的眼中也逐漸變得現實和豐滿了起來。

    “滿哥,這里距離咱們住的地方不遠了啊……”下車后三炮有些疑惑的指了指一個上坡,說道:“那邊不就是滿哥你家嗎,這走路連三分鐘都用不了……”

    “沒錯,我這邊的房子不開伙,平時就是在這里吃的……”滿軍笑著鎖了車,說道:“你們別看這飯店門臉小,手藝可是很不錯的,等會你們吃了就知道了……”

    幾乎每天都在這里吃,滿軍和飯店老板不是一般的熟,點完菜之后還沒等上菜,自己就跑到廚房端了幾盤涼菜出來,給方逸等人每人開了一瓶啤酒放在了面前。

    “滿哥,我這剛出院,酒還是算了吧……”看著面前的啤酒,方逸苦笑著搖了搖頭,他倒不是擔心自己的身體,而是真的不喜歡喝啤酒。

    方逸在山上的時候,胖子和三炮都曾經拿啤酒上過山,但方逸在沒有猴兒酒的時候寧愿喝師父自釀的烈酒,也喝不慣那味道古怪的啤酒,一直都是對啤酒避而遠之的。

    “也是,你剛出院,就別喝了……”滿軍倒是沒想那么多,將方逸面前的那瓶啤酒放在了自己的腳下,反正等會要去的市也就在小區外面,他喝完酒把車扔在飯店門口就行了。

    “怎么樣?這里的口味不錯吧?”酒足飯飽之后,滿軍拿了根牙簽剔著牙,刮得錚亮的腦袋似乎都泛著紅光。

    “不錯,很好吃……”方逸三人異口同聲的說道,不過方逸說的好吃,和胖子與三炮卻是有些不同。

    由于山中條件所限,方逸和師父做飯基本很少用調料,方逸前面十幾年甚至連味精都沒吃過,別說飯店精心烹調的菜了,就是昨兒胖子買的快餐他都吃的津津有味。

    不過今兒在吃了這頓飯之后,方逸卻是感覺到飯菜中的油膩有點太大了,這些油膩已經遠身體所必須的消耗,如此積累下去就會形成脂肪,對身體造成很大的負擔。

    “滿哥,家里有做飯的灶臺嗎?”

    出了飯店之后,方逸開口問道,他心里這是有了自己做飯的想法,因為一來在飯店吃飯太費錢,剛才那一頓就吃掉了兩百多,他們哥三根本就負擔不起的。

    二來就是做了十幾年飯的方逸自信,就算少放一些油和對身體不好的調料,他也能做出滋味不下于飯店的飯菜來,要知道,跟著嘴饞好吃的師父,方逸倒是學了一手好廚藝。

    <a hr.閱讀。&1t;/a>http://www.rxzvxf.live/5_5765/
澳门新濠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