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1225章 無人島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rxzvxf.live,    金鰲島周邊的淺水區中,一只黑色的豹子踏浪而行,也不知道是具備了飛行的天賦還是因為速度太快,那豹子的四蹄只要稍稍碰觸水面,立刻騰身飛起,就在那個豹子的背上,小方方死死抓著暗夜豹脖頸的皮毛,嘴里時不時的歡呼一聲,任憑身子隨著暗夜豹的飛奔上下顛簸。

    柏初夏手中還捏著方逸腰間的一塊肉,咬牙切齒道,“你看看你看看,還有沒有點女孩兒的樣子,上次我就隨口說了一句,現在倒好,小魔王和小黑直接叫她小魔女了。她才三歲多就敢騎著暗夜豹飛奔,這長大了還得了?”

    忍著腰間的一點疼痛,方逸哈哈一笑,“小魔女就魔女吧,跟小魔王的名字倒是很搭。不過初夏,不管怎么說,這小魔女也是先從你口中喊出來的,怪不得我啊。”

    “你還說,要不是你慣著她,她能這樣?”柏初夏佯怒,手上加力,“人家都說慈母多敗兒,我看你這慈父也好不到哪去。”

    “疼,疼,輕點。”方逸扭了扭身子,“初夏,現在你可是煉氣期的修士了,下手可得輕點。”

    “哼”柏初夏冷哼一聲,“告訴你,以后我教育方方的時候你給我老實點。”

    “是,老婆大人。”方逸立刻站穩,想起世俗界某部劇的臺詞。

    “貧嘴……”柏初夏嬌嗔的模樣勾的方逸心動,剛要吻下去,就感覺旁邊的空間微微一震。

    才剛剛破開空間還沒完全現身的小魔王突然全身的毛發炸起,莫名的感覺到了強烈的危險氣息。但是空間破開,已經沒了退路,就見在自己眼前,一道只有不到十厘米的寒芒正懸浮在空中指著自己的腦袋,這道寒芒之鋒利,小魔王相信絕對能破開自己的防御,即使不死也是重傷。

    然后,還沒來得及有別的反應,脖子就被一只打手給拎了過去,方逸用兩根手指的關節不停的敲著小魔王的腦袋,嘴里恨恨的道,“不要這么突然的出現,不要這么突然的出現,不要這么突然的出現,重要的事說三遍,聽懂了沒有。”

    “哎呦,疼,疼,老大你松手,我錯了。”看到是方逸之后,小魔王也放松了下來,任由方逸幾個爆栗敲在自己腦袋上。

    “行了,跟個小動物你還沒完沒了,以后在外面少點花花腸子比什么都靠譜。”柏初夏也是臉色微紅,卻是向著小魔王說話,順手一把把小魔王搶過來,摟在懷里撫摸著小魔王被方逸敲的地方。

    “方逸,我這不是著急嘛,有事,有正事。”小魔王從柏初夏懷里飛了出來,“我發現了一座無人島。”

    “無人島?”方逸微微皺眉,“你老實跟我說,到底是無人島還是你把島上的人都殺光了變成的無人島。”

    “真的是無人島。”小磨坊道,“那個地方,也是我無意間闖進去的,從外面連島嶼都看不見,我是無意間瞬移進去的,應該是布置了陣法。茫茫大海之上,還要特意布置一個隱形法陣,方逸,這個絕對值得咱們去搜刮一番。”

    “你都進去走一遭了,難道沒搜刮出東西來?”方逸一聽就知道了,小魔王雖然登上了那座無人島,但是絕對還有它破不開的阻礙。

    一道金光閃過,小魔王趴在了方逸的肩膀,“你是我大哥,有好處哪有不想著大哥的,這次絕對沒危險,我保證。”它對方逸說著,眼神卻是飄向了柏初夏。

    “方逸,距離你說的那個蓬萊仙島十年大拍出發的日子也沒幾天了,就別冒險了吧。”柏初夏心里是不想讓方逸跟著小魔王亂跑的,這小家伙太能惹事了。

    “還有五天,那座島在什么地方?”若真是一座無人島,方逸倒也想打探一番。

    “硫焱島向東八百里左右,布衣宗的傳送陣可以直接到達硫焱島,然后咱們可以坐船過去。”

    “八百里,時間上來得及。”方逸心中做了決定,“我去找老龍,多個幫手也能多個照應。”

    “老龍這兩天都在帶著那倆小子熟悉周邊海域呢,說是出發前兩天回來。”小魔王奸笑道,“這老小子撈了不少好處了,這次就咱哥倆去吧。”

    看看身邊的初夏,方逸頓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初夏,我跟小魔王去去就回,你看著才早上,快的話今天晚上就能回來了。”

    八百里,若是以前,即便是乘坐法器船只也不知道要跑多久,不過現在小魔王晉級到妖丹中期,已經可以帶著方逸飛行,雖然比不上瞬移的速度,但是八百里的距離也用不到半個時辰。

    “要是沒有方方,我就跟你一起去了,等五年后把我爸媽接過來,你就別再想自己出去亂跑了,去哪都要帶上我,聽見沒。”柏初夏揮舞著拳頭輕吼。

    “好的,老婆大人,絕對遵命,老婆大人。”

    “溫柔鄉,英雄冢,古人誠不欺我。”小魔王看著方逸的樣子搖頭嘆息。

    布衣島上,方逸帶著小魔王和蘇子君打了個招呼,經由傳送陣直接來到了硫焱島。

    硫焱島,原本占只不過是個中小型島嶼,方圓不過千里。不過島上有一座巨大的活火山,在上古時期,這座火山爆發的頻率非常之高,熔巖順著火山四處流淌,遇到海水之后就化作了巖漿巖,經年累月,島嶼的面積也在不斷變大。再后來,有修者從部分巖漿巖之中發現了離火金晶,這離火金晶乍看起來像石頭,色澤金黃,還帶著一絲透明,有點像世俗界的玉石;將這種離火晶石融入到兵器之中,就可以使得兵器帶上一絲火屬性。

    據傳,那位最早得到離火金晶的修者,將這離火金晶融入到了自己的本命武器之中,和原本一直追殺自己的對頭碰面,只一刀,那刀光帶著火焰將對手的本命飛劍劈開,直斬肉身,雖然那一刀并沒有致命,但是隨后附著的熔巖之火瞬間將那修者燒成了飛灰。從此之后,離火金晶名聲大噪,這座硫焱島也開始駐扎修者,幾經燒殺搶掠,現如今落在了真武宗的手上。

    “這離火金晶若是能煉化幾顆附著在飛劍之上,再加上雷電屬性,恐怕就是筑基后期的修者也難逃一死。”方逸雖然知道離火金晶,但也知道那東西自己買不起,他聽蘇子君提起過,曾經有人在蓬萊仙島的十年大拍上拍出過一粒米粒大小的離火金晶,最后的競拍成交價竟然達到了八千塊上品靈石,要知道,這么一丁點離火金晶,根本無法滿足本命法器的融煉。而現如今,那做活火山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爆發過了,駐扎在硫焱島上的真武宗,也已經有一百多年沒有開采到離火金晶了。

    出了硫焱島傳送陣,放眼望去,那座巨大的活火山高足有萬米,通體黢黑,似一尊天外猛獸蟄伏在那里,似乎在等待一個契機暴怒沖天。

    “走,不要耽擱了時間。”只是粗略了大量一番,方逸便帶著小魔王離開了,在島上租了一匹靈馬向島嶼的東方疾馳。

    “這馬跑的真慢,還不如我帶著你飛行來的快。”肩膀上的小魔王撇了撇嘴不滿道,它如今收斂了些氣息,看上去就是一直普通的靈獸。

    “你知道一只飛行靈禽多值錢嗎?雖然你看上去不像只靈禽的樣子,但是我保證,只要你能展示出能帶人飛行的能力,立馬會驚動這島上的金丹高手,到時候把你抓走洗去靈智……”

    “夠了夠了。”小魔王不耐煩道,“我不就那么一說嘛,方逸,你有沒有發現自從有了孩子后,你開始變的了嘮叨起來了。”

    “有嗎?”方逸抬頭望天,像是問小魔王,也像問自己。

    一人一獸騎著靈馬一路馳騁,不多久就到了硫焱島的最東方。

    方逸先是放出了法器船只,然后行駛了近百里,確認周圍再沒有人之后,便由小魔王帶著在海上飛行。

    小磨坊就看似圍在方逸的脖子上,實際上兩只利爪抓住了方逸的兩個肩膀,方逸上身平趴探前,雙臂并在身體兩側,雙腳也盡量向后伸曲著,那姿勢有點像方逸在世俗界看的電影,超人。

    “嗯?那邊有人。”小魔王停下飛行,方逸取出了船只,一人一獸站在夾板上眺望。

    只見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也有一搜小船在來回游蕩,不知道在尋找什么。

    “就在前面了,我標記過,不會錯的,你就這么開過去就行。”小魔王觀察了一下四周,最后目光又落在了另一艘船上,“方逸,要不要先熱熱身,干一票再說?”

    “干干干,除了干一票以還會干什么?”方逸敲了下小魔王的腦袋,“對方什么修為,來這兒的目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小心為上。”

    他們在注意對方的時候,對方也同時注意到了他們,有意之下,兩艘船逐漸靠近,那搜船上卻是只有一個修者,筑基中期。

    “嗯?那個年輕人的修為我竟然看不透。”陸海山暗中皺眉,開口道,“這位朋友,相請不如偶遇,這片海域荒無人煙,你我相遇,也算是緣分,不如上船來喝一杯如何。”

    “正要叨擾。”方逸也正好想要探一探對方的底,剛好對方邀請,于是也不矯情,收起了法器飛身上了陸海山的船只。

    “小兄弟好深的修為。”一上船,陸海山拱手抱拳,“還有一只靈獸做伴,不像老夫,孤身一人在海上飄蕩。”

    “老人家過獎,只是一門混亂別人感知的功法,其實我也只是筑基初期的修為罷了,應該是比不上老人家。”方逸客氣了一句,順便釋放了一下自己的法力氣息,先自揭老底,倒是要看看這人的目的。

    “哦?”陸海山聽后眼睛一亮,感知了一下方逸的法力氣息,果然是筑基初期。即如此,他心中已有了計較。

    甲板之上,酒菜擺上,陸海山與方逸把酒言歡,宛如忘年之交,小魔王裝作一只普通的靈獸,抱了一小壇子酒不知道躲去了哪里。

    “方兄弟這靈獸倒是有些意思。”陸海川看了一會兒小魔王,心中想著是不是要搶過來,這小東西看著有點意思。

    兩人互換了身份晶卡,這東西無法作假,都是真名實姓。

    “就是一酒鬼,不瞞陸老說,我都被它喝窮了,要不是從小伴我一起長大,我早把它宰了吃肉了。”方逸表現出一副恨恨的樣子。

    “阿嚏!”小魔王也不知道在哪個角落里打了個噴嚏。

    “剛才見陸老在這周圍打轉,難道是在找什么東西?”酒過三巡,方逸開口問道。

    陸海山微微一笑,“方兄弟,實不相瞞,據我所知,這里應該有座島嶼,但應該是被陣法遮掩,常人無法看到。”

    “哦?陸老莫不是開玩笑吧。”方逸心中一動,看來這人是知道些什么。表面上裝作驚訝,手指著四周,“就算是陣法遮掩,船只來回沖撞,應該也能感受到吧。”

    陸海山一口酒下肚,微笑道,“看方老弟年歲不大,卻是不知道高明的法陣,的確可以將存在的東西變沒,或者說,是隱匿到了另一個空間,有些類似儲物袋,自成空間,但又不是。現在的修者,我是不知道有什么人能有這樣的手段,不過我曾經闖過一出上古仙人洞府,倒是從留下的字里行間中得知過這種手段。”

    “上古仙人竟然有這等手段?”方逸驚訝,這次卻是發自肺腑的驚訝,按理說,隱匿了實體的物質,一旦觸碰,還是可以感知到的。但如這陸海山所說,這島嶼被陣法遮掩,就如同藏在了另一處空間,可小魔王實實在在的進去又出來,說明這處島嶼本來就存在于這個空間之中。在又不在,簡直玄而又玄。

    “上古仙人的手段,的確匪夷所思。”陸海山也是沉聲道,“與方老弟一見如故,我也不藏著掖著。”他說著手掌一翻,掌中多了一柄拇指長寬青玉小劍。

    “這柄青玉小劍,就是我從那處上古仙人洞府之中所得,具體有什么用還不知道,不過我游蕩于這片海域之后,它就開始顫動起來,指引著我來到了這個地方。”陸海山珍而重之說道,“修者修行,除了財侶法地之外,時運也是重中之重,有人煉藥求仙,終生無所得,有人出門就撿到仙丹寶貝,這就是時運的差別。看方兄弟年紀輕輕就有筑基修為,想來時運不差,陸某也不是小氣之人,若是方兄弟得此機緣,也是一莊美事。”http://www.rxzvxf.live/5_5765/
澳门新濠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