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魔獸管理局 > 第2章 奇異空間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rxzvxf.live,    皮卡車的火勢迅速的燒遍整個車體,瞿雪風什么都不能做,山風對他來說,那是臺風一樣的犀利。

    他的身體在樹梢上飄來飄去,像是要撕裂一般,瞿雪風能做的,只能盡量用盡渾身的力量,事實上,他根本沒有半點力量,靠著意志力努力不讓自己的身軀在風中散架。

    奔馳車眨眼間功夫就追上來了,他們下了車,繞著燃燒的汽車走了兩圈,往里邊看了看,就到處找人,車內,他們當然看不到瞿雪風的影子。

    瞿雪風驚奇的是,保鏢行動之迅速,猶如快放的電影鏡頭,讓他目瞪口呆。

    須臾之間,三個保鏢兵分三路,端著槍,展開地毯式的搜索,瞿雪風很想吼叫兩句,想問問老K為什么要殺他,不是說解雇嘛,為什么要殺人,難道真的是為了U盤?

    老K不是說自己研究出來的東西是垃圾,既然是垃圾,為什么還那么歹毒的殺人。

    對了,U盤,該死的U盤還在皮卡車內!

    如此大的火勢,什么盤估計也燒沒了。

    山風越來越大,瞿雪風隨風逐流,在空中亂滾亂飛,沒多久,他喪失了方向。

    靈魂,現在的自己肯定是一具靈魂!

    瞿雪風顧不上想老K為什么要殺他,他該為自己的突變想想了。

    可以肯定,是DR-9作用下,他的肉體才消失,變成透明的意識體,這是什么節奏?

    肯定是死了,DR-9不是讓人聰明的藥,是一種可以讓人的細胞可以分解為氣體的藥物,他娘的,加錯料了!果然是可以改變世界的新藥!

    沮喪的他,一點脾氣都沒有,老K說得對,他研究出來的東西,比垃圾還垃圾。

    如果自己死了,這是陰間?

    好像又不太像,他還在陽間吧,

    琢磨之間,瞿雪風發現空中的太陽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飛快的向西邊的山頭落下,一會兒,天就黑了。

    這么快就天黑了,應該是來到了閻王爺的地頭。

    黑暗中,他長嘆不已,沒想到沒想到,就這般玩完!

    嘆息不過幾分鐘,東邊的天空出現了亮光,一個太陽從東邊升起!

    瞿雪風看花了眼,以為自己眼睛出問題。

    沒錯,太陽又從東邊升起,而后,飛快的上升,上升,越過頭頂,往西邊而去。

    瞿雪風徹底的蒙了,搞不清楚發生什么狀況。

    他計算了一下從日落到日出的一個循環的時間,大概每個循環是四分鐘,如果按照正常的時間計算,小孩都知道,日出日落為一天,一天時間為二十四小時,那為什么自己看到的時間突然壓縮為四分鐘?

    他被這種神奇的現象吸引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發現,腳下的森林,有些樹葉在迅速變黃。

    緊跟著,天氣變得陰沉,雨季來臨。

    六七個小時后,天氣變得寒冷,大雪紛飛,千里冰封。

    又過了六七個小時,冰雪融化,萬物蘇醒,賞花綻放,野熊出洞,看上去春天來了。

    瞿雪風終于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度過的一天,相當于世間度過了一年。

    驚訝,不可思議,瞿雪風無法想象眼前究竟發生了什么詭異之事。

    湊巧的是,在空中飄蕩的他,來到了實驗基地的上空。

    基地已經被大火燒毀,殘垣斷壁,死氣沉沉,看不到一個活人的影子。

    按照世間比例推斷,他飄到基地上空的時候,是花了一年的世間世間,雖然,他自己感覺就是過了一天。

    老天,DR-9!

    他在無數遍的嘮叨著這個藥物的名稱。

    離開基地的上空,他順著風勢,漫無目的的飄蕩,像是永遠也不會著落。

    好在,他不會餓,不需要吃喝拉撒,不會感到寒冷和炎熱。

    然而,他會困。

    索性,睡一覺吧。

    當他醒來的時候,他來到一片草原的上空,他發現自己的身體似乎重了一些。

    終于,他可以在草原上行走。

    草原的盡頭來了一輛大巴客車,停在一條小河邊。

    車上下來一群人,嘻嘻鬧鬧的來到河邊洗腳。

    瞿雪風想要搭上這趟客車,但速度一定要快!

    他奔跑的速度相當的迅猛,在草原上半飛半跑,在車門關閉的一瞬間,他上了車。

    車上的乘客自然感覺不到有個隱形人上了車。

    車上還有空位置,他坐過去。

    也許是汽車的顛婆,也許是汽車的汽油味,讓他昏昏欲睡。

    再次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進入了內蒙古的地界,他估計,上車的位置,應該是外蒙古。

    依樣畫葫蘆,他偷偷的上了去內地的車。

    車,船,飛機,馬車,拖拉機,有什么就搭乘什么。

    他估算著,從西伯利亞到達上海,他花了四十天的時間。

    來到母校,站在母校門口,他幾乎認不出母校的牌匾,那換了新牌子,院校名稱也換掉了。

    進入母校,物是人非,保安早已經不是原來的保安,校長當然不是原來的校長,他認識的校長早就過世了。

    而他學校的老師,都已經退休,有的已經離去。

    就是四十天,就是四十天,為什么我的空間就過了四十年!

    他是獨子,離家的時候,爸媽都還建在,四十年了,父母都好嗎?

    他乘坐地鐵,回到了家。

    還好,家還在,當時嶄新的小樓,如今已是暮氣沉沉。

    家門還是那道木門,在五樓,只不過已經陳舊。

    他敲門,又忘記了,自己沒什么力量,敲了也是白敲。

    房門忽然打開了,出來一人,六十來歲的樣子,是個老頭子,他不認得這個人。

    六樓下來一人,沖著這人喊叫:“劉爽,人約好了嗎?”

    劉曉爽,瞿雪風頓時意識到,這人是自己的表弟,當年,父母對他特別好。

    沒想到,表弟都成了六旬老頭。

    趁著表弟關門的那一刻,他溜了進去。

    客廳中的沙發上,坐著兩位老人,雖然已經是古稀之年,瞿雪風一眼認出了自己的雙親。

    、

    那一刻,他沖上去,擁抱著兩個老人,然而,兩位老人卻感覺不到他的存在,自顧自的喃喃說話。http://www.rxzvxf.live/20_20144/
澳门新濠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