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魔獸管理局 > 第1章 DR-9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rxzvxf.live,    廣袤的西-西伯利亞深處,仲夏,某秘密實驗基地。

    這處隱藏在密林中的基地,瞿雪風已經在這像個囚犯一樣呆了兩年。

    和他在一起的,有十二個,都是醫學界的人,來自世界各地,瞿雪風是唯一一張亞洲面孔。

    這十三個人成立了一個研究小組,受雇于一家叫孟德利爾的制藥廠。

    瞿雪風是這個小組的組長,學術領頭人。

    十三,在西方不是個吉利的數字,然而,他們的使命,正如老K說的:你們是偉大的人,為拯救天下笨蛋而努力。

    瞿雪風在醫學院的時候,研究的課題是細胞基因DNA變異的科研項目,在世界醫學論壇,國家一級醫學論壇都發表過多篇極具高能專業性的論文,被學院稱為最有前途的奇才。

    孟德利爾藥廠的老板,綽號老K的神秘人不知道從哪里找到他的電話號碼,給出月薪三萬美元的工資,讓他進藥廠研究一種新藥物。

    什么新藥物,老K故意吊胃口,不說,還加碼,只要研制出新藥物,再給一百萬美金的獎金。

    錢包癟癟的他,去了。

    很快,他發現事情有些蹊蹺。

    老K這個人,見面之后,瞿雪風并不認為老K是個藥廠老板,他身上沒半點商人的氣息。

    老K的藥廠地址說是在荷蘭,怎么跑到了人跡罕至的西伯利亞深處。

    這是俄國人的地盤,毛子不好惹。

    進一步調查后,瞿雪風發現,實驗基地被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包圍,與世隔絕一般,只有一條簡易公路通往外邊。看守基地的人,不是一般的保安,手里都有槍。

    基地最高的那棟樓上邊,還有三座矩形雷達在二十四小時不停旋轉。

    每個星期的星期五上午,會有一架重型直升機在基地上空來回盤旋。

    老K解釋,他的藥廠當然不會有問題,西伯利亞只是藥廠的實驗室而已,這里空氣清新,絕對的安靜安全,適合做研究,保安人員有槍,很正常,森林里有狼,還有野豹,需要槍。

    至于雷達,直升機,那是平時送給養用的。

    直升機送給養,可以理解,一個醫藥公司實驗基地內的樓頂上安裝雷達那又怎么解釋?

    老K這樣解釋:防止不法分子的無人機偵查,他們會經常來盜竊我們藥廠的成果,瞿,難道你不認為這是標準的安保設施嗎?

    瞿雪風只好無奈的表示默認,基地的周圍,鬼影子都不見一個,無人機?上帝派來的吧。

    看在美鈔的面子上,他不再繼續問。

    瞿雪風到來不久,新同事陸陸續續的來了。

    這些人都是被老K的高薪和獎金吸引而來的,唯一在女性叫索菲亞,她有著一頭奪去眾人心魄的飄動的金發,絕色的面容上看不出一點表情,大長腿,特喜歡穿低胸的黑色連衣裙,這樣,她的皮膚就顯得喪心病狂一樣在白,這種竭斯底里的誘惑,讓大家的眼珠子都掉了一地。

    于是,瞿雪風就把這個實驗小組取名叫墮落天使實驗組。

    墮落天使實驗組的研究的藥物,叫DR-9,是一種能讓人變得聰明的藥物。

    換句話說,是開發人類腦細胞的藥。

    正常人的腦細胞只用了百分之十左右,要是能開發出百分之二十的大腦細胞,絕對的聰明。

    老K對瞿雪風說,你們這個研究小組集中了世界上最頂尖的醫學研究者,包括神經系統專家,生物學專家,藥學專家,人體免疫學專家,遺傳學專家等等,那一定可以研制出老K需要的藥物,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專利藥物,那樣,老K的藥廠就發財了。

    是不是最頂尖的,瞿雪風不好說,反正他不是頂尖的。但包括瞿雪風在內,研究小組的十三個成員有個共同點,都是工作狂,研究狂,盡管心存疑慮,然而老K提供的高端研究設備,豪華舒適的生活設施,以及每個月的到手的,一分不少的工資,讓這些人很快忘記了實驗基地的詭秘。

    他們精誠合作,一次次失敗,一次次重來,直到今天中午。

    “伙計們,終于成功了!”

    器皿如山的實驗室內,連續四十八小時的最后沖刺,像個野人一樣的瞿雪風提著一根透明的大試管,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老K的秘書,鳳歌隸娃,俄羅斯血統,弱弱的問:“真的嗎,瞿博士?”

    這次絕對能成!

    瞿雪風揮舞著拳頭。

    研究小組的其他成員的表情卻不是這么肯定,他們已經害怕再次失敗,并且,他們搞不清楚,最新的樣品為什么是藍色的,而且,還有奇異的可疑光澤,以前從沒出現這么奇怪的情況。

    他們不知道的是,孤注一擲的瞿雪風悄悄的往試驗品里邊加了一點料。

    外加料是他從一種混合毒品中提煉出來的,自己都搞不清是什么物質的發光物,正是這些發光物,才讓新藥變成了藍色粉末,這種物資能強烈刺激腦細胞的活力,他之所以那么肯定成功,賭的就是這些未知物。

    秘書還是弱弱的:“瞿博士,再失敗,你會變成一條鮮活的魷魚,我沒嚇你。”

    十五分鐘后,老K迅速趕來。

    挺著大肚子的老K叼著雪茄,兩只細小眼睛瞇成一條縫:“OK?”

    “OK!”

    實驗室內,有三種動物,一只波斯貓,那是瞿雪風帶來的寵物,一條在基地內咬過瞿雪風的眼鏡蛇,還有一條小灰狼,老K送來的,說是附近的獵人捉到的,沒啥的殺,就送來做實驗。

    “喂吧。”

    老K吐出一口煙圈,下了命令。

    三種動物,瞿雪風都餓了它們好些日子,貓糧,一只青蛙,一塊豬排,抹上一點試管中的藍色粉末。

    粉末沒什么味道,餓極了三種動物毫不猶豫的在各自的籠子里吃著自己的食物。

    一個小時后,老K坐在凳子上,歪著頭,瞪大眼睛望著籠子中的三種小動物。

    兩個小時后,老K搖頭:它們都不會撩開鐵栓,也不會將注意力集中在鐵鎖的位置,瞿,帶著你的垃圾滾蛋吧,你被解雇了!

    老K咆哮一陣之后,指著索菲亞說:“你,從現在開始就是組長。”

    瞿雪風知道老K的憤怒,為了這個項目,已經花了七千多萬美元。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

    筆記本電腦,幾本書,一疊資料,還有那只波斯貓,這是瞿雪風帶走的所有。

    臨走之時,瞿雪風跟研究小組的成員握手,擁抱,尤其是索菲亞,這個德國同行。

    “頭,這不是你的錯。”

    兩年來,大家朝夕相處,沒有半點感覺是不可能的。

    索菲亞說的沒錯,然而,身為組長,瞿雪風的責任更大。

    他來到停車場,將波斯貓丟進車里,筆記本扔在副駕駛上。

    這輛車,是一輛破舊的日產皮卡,老K給他的,今天,他是第一次離開基地。

    通往基地外這條山路究竟有多遠,他不知道,他心里剩下的只有不服。

    一出基地,瞿雪風發現前方山勢陡峭,急彎很多,加上樹林茂盛,視線受阻,開的很憋氣。

    但他開的很猛,咬著牙。

    兩年來,沒日沒夜的干,得來的評價就是垃圾兩個字。

    他不相信自己研制出來的東西是垃圾,不是,絕對不是!

    墮落天使小組的研究成果,他存在一個U盤中,出基地的時候,他把U盤偷偷的帶上了。

    就在剛才,他將那剩余的大部分藍色藥粉,合著礦泉水,一起倒進了肚子里。

    剛才給試驗動物是劑量太保守,肯定是量不夠,好,老子他娘的親自測試,我全部吃下去,我一定會變得更聰明的,不是嗎?

    實驗基地的位置是在半山腰,過了第一個急彎,瞿雪風覺得胃部開始痛。

    他沒理會,就算是毒藥,他也會吞下去,他忍受不了垃圾兩個字的刺激。

    疼痛之后,瞿雪風忽然發現自己的感官變得敏銳起來,思維一下子變得清晰無比,眼前的山路對他來說,就像是平地一樣的安全。

    他能精準的計算出自己在什么地方才是打方向盤的最佳位置,什么地方才是踩剎車的最佳時機。

    他欣喜不已,那是大腦被開發的千兆,他瞬間成了一名高超的賽車手。

    他從沒提樣過這樣的飆車樂趣。

    然而,狂喜的念頭并沒有持續多久,緊跟著,他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得輕飄飄的,輕的就像是空氣。

    他的眼前出現了很多幻境,車前,忽然冒出了一頭從沒見過的猛獸,那好像是猛犸象,遠方,有火山在噴發,火山口的周圍,有大群的肉翼飛禽在飛翔。

    猛犸象怒吼著,朝著他的皮卡車沖過來!

    他聽到了巨獸的吼叫,地面在震動,驚天動地。

    緊急剎車之下,他的腦袋撞在了玻璃上,他又清醒過來。

    猛犸象消失了,一切恢復原狀,從倒車鏡后邊,追來一輛車,一輛奔馳車,不斷地閃著遠近光燈,按著喇叭,瞿雪風認出來了,那是老K的座駕。

    老K是要要回U盤嗎?

    或者,他想超車,這樣的路是不可能超車的。

    他停下車。

    奔馳車嘎吱一聲,緊急停下。

    從駕駛室出來的不是老K,是老K的三個保鏢。

    他們朝著皮卡車走來。

    沒來由的,瞿雪風突然覺得危險逼近。

    從保鏢們墨鏡的后邊,雖然看不見這些人的眼睛,他感覺到了濃烈的殺機。

    皮卡車右邊而來的人,叫圖魯斯,野熊一樣的塊頭,他的一只手放在后腰上。

    他手里的拿著是什么?

    槍!?

    他正想著,圖魯斯已經來到車窗外,藏在背后的右手伸出來。

    沒錯,是槍!

    在圖魯斯開槍的一瞬間,瞿雪風油門一踩,皮卡車沖了出去。

    子彈擦著瞿雪風的后腦勺飛過。

    尼瑪,干啥這是,不就是一個U盤,至于殺人嗎?

    皮卡車狂奔,奔馳車在后邊緊追。

    兩支沖鋒槍伸出奔馳車的窗口,對著皮卡車狂掃。

    “和尚,趴下,趴下。”

    和尚,是瞿雪風寵物的雅號。

    不用瞿雪風叫,和尚早就躲在了座位底下。

    娘的,和尚啥時候變得這么聰明了?

    兩臺車一前一后追趕了一陣,瞿雪風得意無比,他居然將后邊的奔馳車甩開了老大一段距離,他開的可是破不溜丟的皮卡車!

    追趕的司機一定會氣的吐血。

    然而,飄了不到一分鐘,他感覺大事不好。

    此刻的他已經從座位上飄起,要不是安全帶綁著,他的腦袋肯定會撞著車廂頂。

    他的腳已經使不出任何的力氣,皮卡車在狂奔,他卻不能制動。

    為什么會這樣?

    更恐怖的發生了,瞿雪風發現自己的手腳在融化成了空氣,迅速的消失,轉而,腦袋也不見了,主駕駛就剩下他的衣服,皮帶,錢包,鋼筆,還有他的一顆大假牙。

    駕駛員都消失了,無人控制的車輛像只無頭蒼蠅,一頭撞在山道的一塊巖石上,車頭冒煙,瞬間燃起熊熊的火苗。

    瞿雪風能感覺自己的身體的存在,只不過,那只是一種虛無飄渺的存在,他去開車門,門把穿過他的手掌,他使不上任何的力氣。

    慌不擇路,他從空調口擠進去。

    他的身體,像是水一樣,順利的從空調口來到了車外。

    等他到了車外,車輛燃起了熊熊大火。

    瞿雪風突然想起了那只波斯貓,急的又蹦又跳。

    山風吹來,瞿雪風站立不住,被大風吹起,飄上樹梢。

    然而,瞿雪風不知道的是,就在他鉆進空調口的時候,那只漂亮的波斯貓用爪子按下了開窗的按鈕,就是那么一條小縫隙,鉆出去之前,它在瞿雪風留下的褲兜中,也就是左邊的牛仔褲口袋,迅速麻利的翻出了那只U盤。http://www.rxzvxf.live/20_20144/
澳门新濠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