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弟子從地球來 > 第二十一章 設計審問

第二十一章 設計審問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rxzvxf.live,    據苓青云所說,這三個魔頭不能當作是常規的犯人來看待,他們的內心已經構筑好了一堵墻,不打破他們的心理防線,就不可能問出任何情報。

    而想要將這堵墻毀掉,就必須采用非常手段。

    根據苓青云的建議,李逍遙和她一起設計了一出好戲。

    ......

    朗世是一名新手投機者,認識他的魔頭都叫他“小朗”,不認識他的魔頭都稱呼他為綠臉惡魔。

    他成為預備投機者已經半年多了,經過了層層考驗,這才成為了一名真正的投機者。

    朗世這次是跟著一位成功帶貨八次的前輩“黑老”一起來的靈界,一起同行的還有幾個帶貨過兩三次的前輩們。

    有這么多的前輩在,朗世原以為這次走貨萬無一失,哪成想他剛剛與靈界投機者完成交易,他們一行幾人就都被困在了黑山上。

    由于事發突然,黑老立刻啟用了黑山上幾處隱蔽的藏身之地,讓他們分開藏匿,希望能最大限度地減少損失。

    朗世死死地藏在地下不敢動彈,本來看到兩日無事,還以為這一關算是過去了,只要等黑山重新開放,他就可以逃出生天。

    然而事實扇了他一個大嘴巴,就在今天,朗世在藏匿點被人抓了出來。

    一看到對方是高階煉氣期的人族,朗世根本連反抗都沒有反抗,乖乖地就跟在對方的身后。

    然而更讓朗世震驚的是,不只是自己,就連帶隊的黑老也被抓了。一起被抓的,還有一位被稱為“紅鬼”的前輩。

    他們三個一起成為了人族修士的板上肉,甕中鱉。

    朗世知道,這次應該是完了。

    他不怕死,在選擇做投機者的時候,他就做好了死亡的準備。

    朗世可惜的是,自己第一次走貨就出了事情,根本還沒有來得及賺取魔石。

    沒有魔石,我那可憐的兩個孩子怎么辦啊。

    只能希望組織能幫我撫養他們長大成魔了。

    朗世已經絕望,哪怕面對對面高階煉氣期的強大氣勢,他都沒有吐露出一個字。

    黑老和紅鬼也一樣沉默著,他們都有各自的牽掛。

    不說自己死,說了死全家。

    朗世現在只希望眼前的人族修士能給自己一個痛快。

    就在朗世心如死灰的時候,突然聽到人族修士竟然說想要和他們做生意,他一下子燃起了生的希望......

    莫非這人族修士是靈界的投機者?

    正當朗世興奮地想要說話的時候,卻看到跪在他右邊的黑鬼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

    朗世一下子清醒了,不能說!

    魔界投機者法則第六條,堅決不與非接頭的靈界投機者接觸。

    好險,差點兒就害了孩子們。

    朗世之后更加謹慎,干脆閉上眼睛等死。

    又過了一會兒,可能是沒有了耐心,朗世聽到人族修士轉身離開屋子。這時他才稍微放松了下來。

    朗世有些悲觀,不知道那位人族修士還會使出什么樣逼供的招數。

    在人族修士不在這段時間里,朗世和黑老、紅鬼達成了共識,那就是打死也不能說!

    過去了好一會兒,朗世奇怪地發現人族修士帶回來了一位凡人女子,卻不知是何意圖。

    又開始訊問了,不過這次換成了女的來問,而人族修士則坐在一旁不說話。

    朗世一開始就打定主意,無論對方說什么,自己就裝啞巴。

    不過說起來,這凡人的問話就沒有那么咄咄逼人了,反而聽得還有些舒服,讓朗世原本緊張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結果毋庸置疑,自然還是沒有人肯透露半點消息。

    朗世看到凡人女子無奈沮喪地沖人族修士搖了搖頭,接著兩人就一前一后走出了屋子。

    朗世長舒一口氣,這下該送我們上路了吧,還好,死前沒有受到折磨,希望死后不要變成惡鬼吧。

    還有我那可憐的孩子們......

    現在讓朗世放心不下的,就只有他那兩個無人照顧的孩子了。

    這時,人族修士突然拿著一把靈劍闖了進來,臉上充滿了憤怒和不耐。

    “我已經沒有耐心了,你們到底說不說!!”

    朗世感到強烈的壓力撲面而來,一下子癱倒在地上,渾身止不住地哆嗦。

    但就算如此,朗世還是緊抿著嘴唇,沒有發出一絲聲響。

    黑老和紅鬼也沒好到哪去,嚇得發抖卻沒有一人松口。

    “不說就死!”

    人族修士手起劍落,黑老的頭顱骨碌碌地滾到了朗世的面前,棕色的眼珠深陷在眼窩里,死死地盯著朗世一動不動。

    黑老死不瞑目!

    “啊!”朗世和紅鬼拼命地向后躲著,渾身瘋狂地戰栗著。

    雖然早就做好了死亡的準備,但當死亡真正來臨的時候,還是會感到大恐怖!

    “說,或者死!”人族修士臉上絲毫沒有表情,剛剛就好像是碾死了一只螞蟻罷了。

    “咕嚕~”紅鬼嚇得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喉嚨,不停地發出怪聲,雙手卻緊緊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從中不自覺地露出一個字。

    而朗世感覺整個世界都在顫抖,他死死抵著身后的墻壁,心中不斷閃過孩子們的模樣,拼命地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牙齒咬得像被施了詛咒一樣緊。

    看到兩人還是不肯吐露消息,人族修士面無表情地舉起了手中的靈劍揮下。

    “等一下!等一下!”

    千鈞一發之時,凡人女子跑了進來,阻止了人族修士。

    嗡~嚓~

    靈劍正停在了紅鬼的眉梢。

    “啊~”紅鬼一下子崩潰了,感覺身上好像有無數的蜈蚣在爬,不知道此時撿回一條命到底該慶幸還是恐懼。

    “給我個痛快...”他干癟的嘴唇里發出了被抓后的第一句話。

    “說,或者死!”人族修士淡淡地說。

    “給我個痛快啊~”紅鬼不知哪來的力氣,低沉的吼叫從喉嚨里憋了出來。

    “死!”人族修士揮起靈劍。

    “掌門大人,他好像要招了!”凡人女子及時叫停。

    “你終于肯招了!”人族修士單手提起紅鬼,直接把他抓出了屋子,凡人女子也一同走了出去。

    諾大的屋子里就只剩下了朗世一個人。

    屋外,紅鬼稍微回過了神,眼神中露出猶疑,還不明白發生了什么。

    我沒有說我要招供啊?

    看著紅鬼疑惑的眼神,李逍遙笑了,一劍削去了他的腦袋。

    李逍遙擦了擦手,輕聲道:“現在不需要你了。”http://www.rxzvxf.live/20_20142/
澳门新濠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