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弟子從地球來 > 第十四章 智取安魯

第十四章 智取安魯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rxzvxf.live,    安魯聽到二人對話的內容,本來是沒有什么參與興趣的,畢竟他魔生的座右銘就是絕對不多管閑事。

    就算涉及到了珍貴的靈石,他也不愿意多管。畢竟,有錢那也要有命花才行,如今自己被困在這黑山上,還不知道幾時能脫困,他可不愿意再沾染上別的麻煩了。

    安魯不是一個貪財的魔頭,他深知一個道理,只有不貪,才能拿到更多。

    但后面當安魯聽到“大人”、“包裹”等詞語的時候,他心動了。

    因為沒有人不想活著。

    據安魯自己的推測,“大人”應該指的就是那天看見的煉氣高階的修士。他認為黑山的陣法就是那位“大人”放置的,而“大人”的包裹里大概率就有可以令人自由出入的陣法令牌。

    財帛可以不管,但是生命自由還是要追求的!

    這包裹我勢在必得!

    安魯心中打定主意,謹慎地靠近洞口,從洞口鋪滿雜草的縫隙中看了出去。

    這一看,安魯差點兒沒笑出聲來。

    外面一高一矮兩個凡人正在激烈地對峙著,高個凡人把矮個凡人推攘在地,逼問著靈石的下落。

    然而這都不是安魯發笑的原因,他之所以感到好笑,是因為他看到這一高一矮兩個凡人的頭上竟然頂著兩行白色的奇怪名字——【帥得想自殺】和【我是你爸爸】。

    這難道是那位大人給他的仆從打下的印記?真是一種奇怪的癖好。安魯是這樣想的。

    經過了謹慎的觀察,安魯確定了周圍的確只有這兩個凡人,沒有危險。

    安魯速度飛快地從山洞雜草后面沖出,用自己尖銳的紫色指甲劃過【帥得想自殺】的咽喉,一股鮮血從他的脖頸噴濺而出,【帥得想自殺】立刻倒地斃命。

    與此同時,安魯把指甲卡在了【我是你爸爸】的脖子上,低聲恐嚇道:“包裹在哪里?告訴我,不然他就是你的下場!”

    安魯心中十分得意,剛剛自己的動作干凈利落,血腥異常。

    據他看來,眼前這個凡人應該已經被嚇得尿褲子了,他覺得自己應該很快就能獲得包裹,離開黑山了。

    然而讓安魯沒有想到的是,眼前的凡人非但沒有露出驚恐的表情,還滿臉興奮,絲毫不顧自己脖子上鋒利的指甲,雙手不停的在自己的身上摸來摸去,嘴巴上還說著一些聽不懂的話語。

    “我操,好帥好逼真!”【我是你爸爸】看著面前渾身紫色、矮自己半頭的魔頭,眼中冒著精光。

    “不知道以后我們能不能也選擇魔頭這個種族......”他小聲嘀咕道。

    安魯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你在干什么,能不能尊重一下我!把包裹交出來!”

    【我是你爸爸】這才回過神來,他突然想到之前在官網上看到的一篇文章。

    文章中說過,刺激NPC也許是一種能夠獲得額外獎勵的好方法。而刺激的方法分為兩種,第一種是拍NPC的馬屁,讓對方獲得愉悅感;第二種是辱罵甚至毆打NPC,讓對方獲得憤怒感。

    想到這里,【我是你爸爸】諂媚地向面前的魔頭說:“偉大的魔頭大人,您長得可真俊呀!”

    安魯滿頭黑線,難道這個凡人是個腦殘?

    “少廢話,把包裹交出來!”

    【我是你爸爸】見拍馬屁沒有效果,立刻破口大罵:“交你奶奶的孫子!你個又臭又爛的慫貨!”

    安魯只感到有一股無名火一下子涌了上來,一個凡人竟然也敢如此的辱罵我!

    可是正當安魯想要直接殺死面前的凡人時,卻看到了他滿臉期待的表情,安魯一個激靈冷靜了下來。

    包裹,包裹最重要,千萬不能沖動,千萬不能沖動......

    安魯基本已經確定,眼前的絕對是一個大傻子。

    他咬牙切齒地再次逼問道:“包裹呢,包裹在哪里?!”

    看到魔頭還沒有拿出額外獎勵,【我是你爸爸】撓頭小聲嘀咕:“奇怪,辱罵好像也沒用啊?難道是刺激不夠?”

    說著,他一巴掌扇到了安魯那紫色粗糙的小臉上。

    啪~

    這一巴掌直接把安魯扇懵了。

    什么情況,我只是想知道包裹在哪里啊!而且有沒有搞錯,明明是我在挾持你啊!

    安魯欲哭無淚,他強忍著心中的怒意和屈辱,不斷地在心中自我催眠。

    他是傻子,他是傻子,他是傻子......

    安魯平定了一下心情,聲色俱厲:“我再說最后一遍,如果你再不告訴我包裹在哪里,那我就把你折成兩段,扔到山坡上喂狗!”

    然而【我是你爸爸】的臉上沒有一絲的害怕,反而是露出了沮喪的表情。

    看來這個NPC是沒有隱藏任務的。

    這時他才想起了自己此次勾引魔頭的任務。

    原本安魯都已經放棄繼續打聽包裹的下落了,他覺得如果再和眼前這個傻子繼續玩兒下去,恐怕能玩一年。

    這時,【我是你爸爸】說話了,語氣充滿了假裝的害怕:“魔頭大人,您實在太可怕了,我好怕怕呀,我這就帶您去找包裹。”

    安魯:“???”

    我是不是被耍了?安魯有點兒懷疑魔生了。

    但是為了能夠獲得包裹,重新獲得自由,安魯決定再相信眼前這個傻子一回。

    安魯謹慎地躲在了【我是你爸爸】的身后,跟著他慢慢走向了一條狹窄的山路。

    “停!”安魯發話了。

    因為就在正前方,他看到了一片被雜草覆蓋的山地。然而在這一片雜草的旁邊,則完全是光禿禿的。

    陷阱,非常明顯的陷阱!

    安魯紫色的臉已經完全氣成了黑炭:“你們這群愚蠢的凡人竟然敢算計我,真當我是傻子嗎?!我再問最后一遍,包裹在哪?”

    安魯此時還對逃出黑山抱有最后一絲希望。

    【我是你爸爸】笑著說:“哪有什么包裹,你都來了就別走了吧。”

    說著,他直接攔腰抱住安魯,帶著他一起摔向了那片雜草。

    安魯眼中露出震驚,大喊道:“你瘋了,這樣你也別想活!”

    【我是你爸爸】得意地笑了:“你死了不就行了?”

    瘋子,都是瘋子!

    安魯急了,手爪快速刺向抱住自己的凡人,想要讓他吃痛而放開雙手。可是無論安魯如何攻擊,【我是你爸爸】都滿臉的高興模樣,好像受傷的不是他自己一樣。

    隨著【我是你爸爸】的身體變得千瘡百孔,他的雙臂仍然牢牢地抱著安魯。

    你,你不是人!

    漸漸地,安魯眼中的震驚變成了驚恐,化作了絕望。

    咚~

    隨著一陣沉悶的巨響,兩人一起掉落到了雜草下的深洞里。

    這時,深洞口砸下了十幾塊大石頭,將安魯砸了個稀巴爛。

    你們......好狠!

    這是安魯死前最后的想法,他怎么都不明白,這些凡人怎么能夠比他們魔頭還要無情,竟然完全不顧同伴的死活。而那個悍不畏死和自己同歸于盡的凡人更是打破了他對人類的認知。

    可惜這一切的疑問,安魯永遠也得不到答案了。http://www.rxzvxf.live/20_20142/
澳门新濠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