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公子如蘭,美人如玉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故人歸來

第二百二十八章 故人歸來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rxzvxf.live,    七皇子一大早就來到小筑。公子清淺剛漱了口,炫飛便進來了。

    “七皇子來了!”

    柔心拿手帕給公子清淺擦了擦嘴角。炫飛將公子清淺扶到輪椅上推了出去。

    “免了!臨國出現了亂子!關世勛被臨國的三皇子截殺,下落不明。臨國的國君有意包庇三皇子,只是說六皇子病重,送去了皇家的園子里養病!”七皇子用手勢制止了公子清淺想要抬起施禮的手臂。

    “他必會逃到這里。七皇子有何打算?”公子清淺并不覺得奇怪。皇子爭儲的事兒再正常不過了。六皇子又沒有根基,自然是爭不過了。

    “我想助他上位!公子可有法子?”七皇子看著手里的茶杯問道。

    “那就請他來這里,靜待時機!”公子清淺也拿起了茶杯。

    “我讓劉濤一直關注著他。這次恐怕就是劉濤暗地里救下了他!”七皇子邊說,邊觀察公子清淺的反應。

    劉濤在聽說公子清淺亡故后,竟然三日不吃不喝。后來七皇子讓他去臨國做線人,說有機會他會為公子清淺討回公道。

    “他會親自護送他的。等他來了,我想見見他。”公子清淺平靜地道。

    “他本就是你的人!這次回來了,就讓他留在你的身邊吧!”七皇子瞅了瞅公子清淺的右腿。

    “多謝七皇子!”公子清淺恭敬地施禮。

    “你的身子不方便。以后就不必多禮了!”七皇子起身走了。

    “炫飛!拿酒!”公子清淺在七皇子出了院門后道。

    “得嘞!”炫飛興奮地跑向廚房拿出了一壇女兒紅。

    “柔心!你也喝點!”公子清淺將酒倒在了酒杯里遞給柔心。

    “好!”柔心也為公子清淺高興。劉濤可是會用命來守護公子清淺的人!

    但是更令公子清淺沒想到的是,與劉濤和關世勛同來的還有一人。

    這一日,天高云淡。公子清淺的腿上蓋著薄毯坐在輪椅上看書。柔心做了點心端來。

    公子清淺拿起糕點剛咬了一口,就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院門口響起。

    “公子!”

    公子清淺的嘴里含著糕點,眼睛緊緊地盯著院門口的劉濤。

    李濤疾步走到公子清淺的面前跪下了。緊接著關世勛和含光走了進來。公子清淺咽了糕點扶著石桌站了起來。

    “見過公子!”含光撩開衣襟也跪下了。

    “起來!”公子清淺的聲音有些顫抖。

    劉濤含淚站了起來。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含光起身緊走兩步。他看到輪椅呆住了。

    “公子!你的腿?”

    “已經好多了!坐下說話。”公子清淺坐下了。

    關世勛走過來沖公子清淺施了一禮。公子清淺淡淡地道:“請坐!”

    關世勛坐在了公子清淺的對面。劉濤和含光立在了公子清淺的身側。

    “你的事兒我聽說了。”公子清淺呷了一口茶。

    “承蒙劉濤和含光搭救,我才大難不死。日后恐怕要叨擾了。”關世勛拱手道。

    “七皇子讓你來此,想必你也知道為什么了吧!”公子清淺放下茶杯看著關世勛。

    “二位如能助在下成事!我必在有生之年不與幽京為敵!”關世勛信誓旦旦。

    “但愿你能言而有信!”公子清淺舉起了茶杯。

    關世勛拿起茶杯望了公子清淺一會兒,然后喝盡了杯中茶。

    中午,柔心做了一桌菜慶賀公子清淺和他的屬下重逢。

    含光講了他是如何逃出京城,又如何去邊關找劉濤的驚險歷程。

    “那你怎么會去了臨國的都城?”柔心的臉紅撲撲地,明顯是喝得有點多了。

    “我探聽到劉濤去了臨國京城做了線人,我便去尋他。”含光沒喝多少。他一向冷靜沉著,不茍言笑。

    “你們一直在一起?”柔心吃了一口公子清淺給她夾的菜。

    “沒有!劉濤要是躲起來,沒人能找得到!”含光苦笑了一下。

    “那這次?”柔心的好奇心陡起。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劉濤。

    “我找的他!”劉濤坦言道。

    “你早就發現含光在臨國的京城?”柔心覺得這個劉濤真的很厲害。

    “是!”劉濤不善于說謊。含光聽罷猛地喝干了杯中酒。

    “那你為何不去見他?”柔心覺得不可思議。

    “線人不可隨便暴露自己!這是干這一行的規定!”公子清淺替劉濤回答。

    “可含光也不是外人哪!你小子真是死心眼!”炫飛給劉濤和含光的酒杯滿上。

    “兄弟給你賠罪!”劉濤舉起了酒杯看著含光。

    “你沒錯!”含光仰脖干了杯中酒后離席去了自己的房間。

    宴席散后,柔心忙完活計來到公子清淺的身邊問道:“含光真的生氣了?”

    “嗯!”公子清淺應道。

    “這劉濤也真是的!含光大老遠地來找他,他卻知道而不現身相見!這事兒擱在誰的身上都會生氣!”柔心給公子清淺捶著背道。

    “他不是因為這個而生氣。”公子清淺微笑著抬頭看了一眼柔心。

    “那是為什么?”柔心蹲在了公子清淺的身側仰頭問道。

    “他找不到劉濤,而劉濤卻能輕易找到他!他氣不過!”公子清淺用手輕輕地碰了一下柔心的嬌嫩的鼻子。

    噢!原來的是這樣!柔心摸著自己的鼻子眨了眨大眼睛。

    公子清淺這些日子的心情大好。炫飛可就不高興了。

    含光不許公子清淺飲酒。公子清淺居然絲毫也不生氣。

    炫飛獨自喝酒后就撒酒瘋。含光警告他,喝醉酒后不許靠近公子清淺。

    炫飛不能用毒,他自然打不過含光和劉濤。他只能氣得干瞪眼。

    關世勛沒事兒的時候就和公子清淺下棋打發時間。他時常心不在焉,所以輸得更快。

    公子清淺只字不提幫他重回臨國之事。他又不好催問,所以心事重重。

    十月的天氣有些寒涼起來。公子清淺時常坐在屋子里看簡報。

    “公子!線人來報:臨國欲立四皇子為儲君!”劉濤進屋后施禮道。

    “柔心!你扮做六皇子的女人,隨他回國爭儲!”公子清淺看了一眼立在床頭的柔心。

    “是!”柔心先是愣了一下,繼而拱手領命。

    “劉濤!你扮做六皇子的隨從,暗中保護他!”

    “是!”劉濤轉身出去準備了。

    關世勛被公子清淺請到屋里。他聽說柔心陪他一起回去,他的心里甭提多高興。雖然他們是假扮的夫妻,關世勛依舊很開心。

    “你回去后什么也不用做,只待在自己的府里即可!”公子清淺囑咐道。http://www.rxzvxf.live/19_19435/
澳门新濠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