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盛寵之醫路榮華 > 第一百四十章:極品父親,栽贓嫁禍

第一百四十章:極品父親,栽贓嫁禍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rxzvxf.live,    蘇如錦的事后,蘇管事一直守在門口,一起的還有秋靈和二姨娘身邊的嬤嬤,蘇克明回府,剛下馬車,見門口又圍著不少人,似乎是在湊什么熱鬧,還有議論的。

    蘇管事上前,告知了蘇如錦的消息。

    蘇家正值風口浪尖,蘇克明老是被同僚打趣,每次回來,心情都不會好,再加上昨晚沒睡好,臉色更是差。

    乍聽到這個消息,蘇克明并沒有為人父該有的悲傷,只覺得晦氣,甚至暗暗為能堵住悠悠之口為松了口氣。

    “人死了,就安排殮葬,找我做什么?”

    因為蘇如錦的那一番嚇唬,蘇克明一整夜都在做噩夢,再想到蘇如錦那張完全失了顏色的臉,和二姨娘的喪氣,完全沒去見她的打算。

    在蘇克明看來,自己讓蘇如錦這樣的不孝女死后還在蘇家,不至于做孤魂野鬼,就已經是天大的仁慈了。

    蘇管事聽著蘇克明冷漠的口氣,就好像死的是阿貓阿狗,心中不由泛起冷意。

    養了這么多年的阿貓阿狗,也該有感情了。

    秋靈上前,“二姨娘要見老爺,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您說,一定要見的那種,這也是蘇老夫人的意思。”

    蘇克明心頭不快,一旁的蘇管事幫襯著勸了許久,蘇克明才同意下來。

    蘇如錦不喜歡光亮,但二姨娘又不想她像躲在溝溝里的老鼠一樣,不見天日,所以只在屋子的北側,開了兩扇窗,但窗簾有一部分是拉上的,所以雖然陽光正好,但屋子里的光線,并不明亮,甚至有些昏暗,再加上前段時間門窗一直閉合著,便有些潮濕,這在蘇克明看來,便覺得森森的。

    房間里,除了已死的蘇如錦,就只有二姨娘坐在床邊。

    她邊幅未修,頭發凌亂,臉上都是紅腫的傷,再加上一身素衣,看著就像慘死的女鬼,蘇克明站在門口,心里就毛毛的,沒有上前。

    秋靈跟在他的身后,看他那樣,只覺得慫。

    “老爺不去看看三小姐嗎?”

    二姨娘注視著床上躺著的蘇如錦,一直到秋靈出聲,才意識到蘇克明來了。

    她扭頭,看向蘇克明,蘇克明看著她那張倒人胃口的臉,更像女鬼了,二姨娘對著蘇克明笑笑,重復秋靈的話問道:“老爺不看看錦兒嗎?”

    蘇克明看著二姨娘那張因笑而變的更加森然的臉,恨不得自己暫時性失明,他心中郁氣,繃著臉,沒好氣道:“你叫我來,到底什么事?”

    二姨娘堅持道:“老爺看看錦兒先。”

    蘇克明往前走了幾步,在大床還有好幾步遠的位置停下,看著床上的蘇如錦,她臉上的青紫紅腫,就好像是腐爛的皮肉,閉著眼眸,蘇克明卻不由想到她昨日歇斯底里的樣子,只覺得泛著森森的冷氣,心中駭然,只覺得自己很長一段時間都要做噩夢了。

    “老爺還能想起來,錦兒以前的模樣嗎?”

    蘇克明對家人耐心極差,二姨娘幾句話,就讓她煩了,“姚氏,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再扯東扯西,不說重點,我就走了!”

    二姨娘站了起來,“我想告訴老爺,錦兒不是自殺,而是被二小姐害死的!”

    二姨娘直視蘇克明的眼睛,說出的話,卻讓蘇克明皺眉,他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架勢,“你是說楣兒?你是瘋了嗎?胡亂攀咬人也要有個度,楣兒她溫柔善良,要不是楣兒,我昨日都不會來,她幾次讓我對錦兒多關心,從錦兒出事后,她的幾個姐妹,就屬她最關心錦兒了,她怎么可能會害她,這樣忘恩負義的話,你也說的出口!”

    蘇克明義正言辭,同時有對二姨娘很深的憤怒,訓斥她。

    “你憑什么說楣兒害得錦兒,錦兒是在淺兒來了后才死的吧,要說誰害死了她,那也是淺兒不是楣兒!”

    就在門邊上站著,隨時預防突發情況的秋靈聽了這話,氣的想沖上去對蘇克明一頓暴揍。

    她知道蘇克明偏心,但管怎么說,小姐也是他親閨女啊,哪有這樣詆毀自己的女兒的,還是這樣重的罪名。

    這樣脫口而出的話,也讓蘇克明一怔,他恍然意識到什么,在面對二姨娘時冰冷的臉,忽然就有了熱切的笑,“是不是淺兒?我聽說淺兒對錦兒又打又罵的,錦兒肯定是因為這些想不開自殺的,是不是?”

    二姨娘覺得,她們所有人都低估了蘇克明。

    不是對蘇傾楣的偏心,而是他的權欲,對權勢的追求。

    二姨娘并不覺得蘇克明有多愛蘇傾楣,不過是在他看來,蘇傾楣是他的幾個女兒,最有出息里又最好掌控的。

    他這般針對蘇梁淺,是因為蘇梁淺雖最有本事,卻不聽他的話,不能為他所用,甚至成了蘇傾楣的絆腳石,想要幫她移除。

    他愛的,其實是他自己,涼薄的叫人心驚。

    秋靈氣的,牙齒和拳頭都在咯咯作響。

    真的,真的好想揍他一頓。

    二姨娘黯然的眸,冰冷未減,冷聲道:“我說的不是大小姐,錦兒的死,和大小姐無關,因為大小姐的一番訓斥刺激,錦兒她已經想開了,答應陪我離開了,她是被二小姐害死的,老爺這次聽清了嗎?”

    蘇克明臉上的笑凝住,陡然冰冷下來的臉,比之前還臭,“不可能!”

    “我有證據!伺候錦兒的貼身丫鬟親口承認的,二小姐昨日來看錦兒的時候,將毒藥放在了錦兒的枕頭底下,然后讓她給錦兒服下。”

    蘇克明說什么都不相信,繼續將這臟水往蘇梁淺的身上潑,“誰知道她是不是被人收買了,故意污蔑楣兒的,昨天淺兒不是也來過了嗎?而且時間比錦兒還久,肯定是她將東西藏在錦兒的枕頭底下的,然后那丫鬟給錦兒服下,事情敗露后,栽贓給楣兒的!”

    蘇克明口氣堅定,直直的盯著二姨娘,一副對此堅定不移的架勢,仿佛這就是他認定的事實,并且極力的說服二姨娘也相信他。

    “錦兒和楣兒交好,兩人沒有任何的仇怨,倒是和淺兒,她幾次三番想要置淺兒于死地,淺兒可不是楣兒,她是個睚眥必報的,她會做這樣的事情,一點也不奇怪!”

    秋靈看著蘇克明,眼睛噴火,不教訓他一頓,難消她心頭之火啊。

    屢屢被蘇克明刷新了三觀的二姨娘,似乎是已經習以為常了,反而很快就淡定冷靜了下來,她眼含譏諷,“連自己的女兒是個什么樣的人都不知道,老爺真是枉為父親,大小姐是睚眥必報,但她恩怨分明,反而是二小姐——”

    她稍頓,冷笑,“為達成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這點和老爺還真是如出一轍。這次的事情,就是二小姐做的,她為了殺錦兒滅口,老爺知道為什么嗎?因為老夫人的事情,錦兒就只是她的替罪羔羊,她擔心事情敗露,這事,老夫人最清楚,你不相信我,那就去找老夫人問清楚。”

    二姨娘這話信息含量太大,蘇克明好一會才反應消化過來,他見二姨娘信誓旦旦的,仿佛證據在握,反而有些被她說服。

    二姨娘冷笑著繼續道:“二小姐純良孝順,那不過是她的偽裝,她要不這樣做,老爺怎么會做她的后盾,聽她慫恿為她所用呢?老夫人偏重大小姐,對她不利,她就利用錦兒對老夫人下手,她對你這樣自私自利的父親,會有幾分情?”

    蘇克明在原地愣了好一會,最后看著二姨娘質問道:“那個丫鬟現在哪里?”

    二姨娘察覺出他眸中的殺意,心中丁點的希望幻想瞬時破滅,她大笑著挑釁道:“老爺覺得我會告訴你?”

    蘇克明斂起自己在看向二姨娘時的殺意,溫和道:“你不說是她毒害了錦兒嗎?這種丫鬟還留著做什么?還有,你說她指證這所有的一切,是楣兒指使的,這么大的事情,我總不能聽信你的一面之詞,怎么也得見到人親耳聽聽她怎么說。”

    二姨娘譏諷道:“我看老爺是向著二小姐,想和蘇傾楣一樣,殺人滅口吧。人,我暫時已經將她送去隱蔽的地方去了,我要為我錦兒的死,討一個公道!”

    蘇克明并不知個中原委,看著瘋狂又堅定的二姨娘,心中急躁,上前幾步,掐住了二姨娘的脖子,“那個丫鬟,現在人在哪里?”

    二姨娘仰著頭,一副不肯屈服的樣子,蘇克明不停的加重手中的力道,秋靈眼見得了機會,大步沖了上去,縱身撞向蘇克明的后背。

    秋靈小,力氣卻大,這沖擊力不小,蘇克明吃痛,松開手,二姨娘是面對著秋靈的方向站著的,再加上事先就和蘇梁淺溝通好了,她向蘇梁淺借這丫鬟,就是為了預防蘇克明下毒手自己不測,所以一看到秋靈沖過來,就做好了準備。

    蘇克明松手后,二姨娘慌忙避開,因為身體慣性,蘇克明直接往前沖,撞倒在床上,手碰到了蘇如錦的手,而他更近距離的看到了蘇如錦那張臉。

    蘇克明覺得痛,但還來不及感受,這種痛,就被更深的恐懼取代。

    “三小姐尸骨未寒,老爺不想著查明真相,讓她瞑目就算了,還想包庇真兇,殺二姨娘滅口,你就不怕,三小姐來找你!”

    蘇克明嚇得叫出了聲,摔痛的身體,就好像撞了彈簧似的,跳了起來,連著向后退了幾步,那避之不及的樣子,就好像蘇如錦是瘟疫。

    二姨娘捂著被掐的生疼的脖子,心中又是一痛。

    這次,不是為自己,而是為蘇如錦。

    這個男人,是他叫了十多年父親的人啊,她替她不值。

    還有蘇克明的其他女兒,她這種處境,竟對她們也有了憐憫。

    蘇克明這個人,已經不能稱之為人了,至少,是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來思量的。

    “反正錦兒現在已經死了,我也生無可戀,我活著,就是為了給她報仇,老爺當我這些年是死的嗎?一旦我出了什么事,就會有另外的人帶著那個丫鬟去衙門,而且不止一個,你殺我啊,把我殺了啊!”

    二姨娘說著,不住的往蘇克明的方向逼近,蘇克明聽她這樣說,頓時遲疑起來。

    二姨娘現在覺得蘇克明不能用常人的思維去思量,對蘇克明來說,二姨娘也是一樣,在他眼里,二姨娘現在就是瘋子,以前他用的那套,根本就不能震懾住她。

    蘇克明被二姨娘逼的步步后退,二姨娘牽起蘇克明的一只手,對著自己的脖子,閉著眼睛,一副不懼死亡,視死如歸的樣子,“來,為了你的寶貝楣兒,現在就把我殺了!”

    蘇克明畏懼的同時,心里也有很深的戾氣和火氣,被逼到無路可退的他,甩開二姨娘的手,冷著臉,眼神更是冰冷,咬牙切齒警告道:“你和楣兒過不去,那就是和我過不去,你想毀了楣兒,那就是要毀了我的前程,錦兒的尸體還在這里呢,你那樣做試試,我讓她死都吃盡苦楚,不得安寧!”

    二姨娘心顫,她甚至以為是自己幻聽了,睫毛劇烈顫動。

    蘇克明一把將她推到在地上,“你自己好好想清楚。”

    話落,轉身一瘸一拐的離開。

    從秋靈的身邊經過時,眼底的警告未減,剛剛就是因為她,他膝蓋撞到床榻上,現在疼死了。

    “不要以為有你家小姐撐腰就可以肆意妄為,她在本事,也是我女兒,我是她老子!”

    秋靈目視著仿佛要吃人的蘇克明,半點也不畏懼,眼睛向上翻了個白眼,把蘇克明氣的夠嗆,惡狠狠的放狠話道:“你,你給我等著!”

    二姨娘失神,腿更是不受控制的發軟,膝蓋一彎,屁股朝地,坐在地上,她翻身,爬到了床邊,握住蘇如錦消瘦的小手,心中陣陣的刺痛。

    過了這么久,蘇如錦原本還溫軟的小手,這會已經冰冷僵硬。

    二姨娘握住,小心的細細揉搓,仿佛是幫她取暖。

    她認真的端詳著她的臉,只有心疼憐愛,更多的是深濃的化不開的自責,抬起一只手,替她整理頭發,潸然淚下,忽然就趴在蘇如錦的手背上,哭出了聲,“錦兒,對不起,姨娘對不起你。”

    二姨娘不住的道歉,好一會,喃喃著道:“不該啊不該,姨娘不該,就算要談事,也不該讓他到這里來的。”

    二姨娘陷入了無限的自責。

    她太明白,被自己最看重的人,弄到心如死灰的滋味了。

    她的錦兒,曾經是那樣敬重愛戴她的父親,蘇克明剛說的那些話,還有對待她的態度,錦兒該有多傷心啊。

    二姨娘單想想,都覺得自己的一顆心要碎了。

    秋靈在一旁看著,饒是鐵石心腸,也不由覺得,二姨娘這個樣子可憐。

    蘇克明的絕情混賬,還真是無人能及,她家小姐真是太倒霉了。

    二姨娘哭了許久才停下來,她擦掉眼淚,像以前那樣,輕撫著蘇如錦的臉,自言自語道:“錦兒,你不要傷心,也別怕,姨娘不會讓你一個人孤孤單單的。”

    秋靈見二姨娘崩潰的情緒稍緩,走上前去,“姨娘現在準備怎么做?現在天氣一天比一天熱,三小姐的尸身,不能停放太久了。”

    二姨娘嗯了聲。

    她其實找蘇克明過來,也沒想過他會同意,她想讓他看看蘇如錦最后一面,再就是挑撥他和蘇傾楣的關系,就算蘇克明現在不相信,她也要在她的心上,種一根懷疑的刺。

    “蘇克明他現在暫時不會敢動我,你回去吧,將今日的事情,好好和你家小姐說說,告訴她。”

    秋靈誒了聲,就算二姨娘不說,她也準備這么做。

    ***

    蘇克明剛離開蘇如錦的院子,迎面就碰上往這邊方向而來的蘇傾楣。

    二姨娘說的話,言猶在耳,蘇克明這時候看到蘇傾楣,要說心里沒有一丁點的芥蒂,那是假的,他總覺得心里怪怪的,一時間生不出以往那樣的親厚來。

    蘇傾楣往這邊走,小碎步很快,臉色也難看的緊,擔憂又悲傷,看到蘇克明,一愣,隨即急切的問道:“父親,我聽說三妹妹——她真的已經——”

    她仿佛是極其不愿意說那個字,完整的話還沒說出口,眼淚率先流了出來,悲切緊張,越到最后,聲音哽咽的越是厲害。

    “表姐身子好轉,我昨日去舅舅家看她了,剛得到消息,父親,這是真的嗎?”

    她解釋了一番,抬眸,眼含熱淚,眼底的關切和緊張,真真切切,在蘇克明看來,半點也不似作假。

    蘇克明點了點頭,也努力在蘇傾楣面前做出為人父該有的悲傷樣子。

    蘇傾楣一副完全不能接受的樣子,哭出了聲,“怎么會這樣?昨天,昨天我和父親來看她的時候,三妹妹還好好的,我聽說是自殺,她不會這樣想不開的!”

    蘇傾楣擰眉,咬住嘴唇,臉上的悲痛和氣憤,完全恰到好處,而且口氣也很篤定。

    “父親是剛看過三妹妹嗎?聽說昨天大姐姐來的時候,和三妹妹說了許多難聽的話,動了手,還拿出匕首,讓三妹妹去死,三妹妹這是被逼死的啊,三妹妹現在對她已經沒有任何威脅了,她為什么要這樣做啊,她一定要半點親情都不顧,趕盡殺絕嗎!就算沒在一起長大,但身上都流著父親的血啊,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為什么這到底是為什么啊?”

    蘇傾楣的聲音重了重,她這時候失了端莊對蘇梁淺的指控,反而顯現她和蘇如錦的感情要好,絲毫不會讓人覺得惡毒。

    至少,蘇克明就沒這種感覺,反而覺得蘇傾楣是真性情,發自內心的為蘇如錦悲傷,對她的懷疑消除了不少。

    緊隨蘇傾楣其后的李嬤嬤嘆氣道:“她今天能用這種方式逼三小姐去死,焉知將來不會對小姐還有其他小姐動手,我看她是連老爺都沒放在眼里!”

    蘇克明眉峰一挑,整個人仿佛要炸的樣子,大喝道:“她敢!”

    李嬤嬤垂手,低垂下腦袋,蘇傾楣則是一副受驚恐懼的樣子,蘇克明想到蘇梁淺種種所為,心里有個念頭,蘇梁淺還真沒不敢的。

    她眼里沒他,心里更沒蘇家。

    蘇克明這樣想著,對蘇梁淺越發的厭棄。

    別人家的女兒,都是以父親為重,家族利益為先,他怎么會有這樣奇葩的女兒!

    蘇克明只覺得蘇梁淺哪哪都不是,樣樣不好,卻絲毫沒有對自己的反思。

    蘇傾楣擦了擦淚,“大姐姐確實目中無人了些,女兒現在能依仗的就只有父親了。”

    蘇克明大為受用,拍了拍蘇傾楣的肩,“你是我的愛女,我最看重的女兒,我不護著你護著誰?”

    這,完全是蘇克明心中所想。

    蘇傾楣一副受寵若驚的驚喜激動樣子,勸慰了蘇克明幾句,讓他也不要生氣,隨后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問道:“二姨娘現在怎么樣了?三妹妹就這樣走了,姚家的人,又全部都不在京城,她一定很傷心,也不知道能不能熬的過去,幾個姐妹,三妹妹生前與我最好,我要去好好安慰她!”

    蘇克明攔在蘇傾楣面前,氣惱的冷哼了聲,“她現在是被鬼迷了心竅,你一片好心,她根本就不會領情!”

    蘇克明擔心蘇傾楣進去后,二姨娘又像昨天那樣亂說,挑撥蘇傾楣和他的感情。

    蘇傾楣擦了擦著急擔心的眼淚,含淚的眸,疑惑的看向蘇克明,“父親這話是什么意思?”

    “我剛剛就是從里面出來的,二姨娘告訴我說,是你昨日來的時候,將毒藥放在錦兒的枕頭底下,串通錦兒身邊的丫鬟藥死了她。她現在認定是你害死了錦兒,整個人根本就不可理喻,你要這時候進去的話,沒準她又會發生什么瘋!”

    蘇克明在提起二姨娘時,眉梢眼角,甚至是口氣,都充滿了嫌棄,他越說越覺得自己不能夠放蘇傾楣進去,萬一被二姨娘傷到了臉或者是哪里,影響她和七皇子的婚事,那就完了。

    聽完蘇克明這番話的蘇傾楣,腳步頓住,臉色忽然變的煞白,她躲閃的眼神,充斥著慌亂,一旁知道內情的李嬤嬤扶住蘇傾楣,在她的手臂上輕掐了掐,蘇傾楣很快反應過來,迎著蘇克明的視線,一臉受傷挫敗,“怎么會?”

    她的聲音微恍,拖的很長,手指著自己道:“我怎么可能做出這樣喪心病狂的事情?”

    蘇克明已經被蘇傾楣的反應說服,認定蘇如錦的死,和她完全無關,這會看蘇傾楣這樣子,完全沒往她這是心虛了的方向想,只覺得她是不能接受這樣的傷害。

    蘇傾楣很快又問道:“那個指證我的丫鬟呢?我要和她對質!”

    蘇克明氣呼呼道:“被二姨娘藏起來了,那個賤人,還說,要是我把她給殺了的話,就會有人帶著那個丫鬟去衙門,將這件事情鬧的人盡皆知。”

    人盡皆知!

    蘇傾楣想到那些已經散步出去的流言,聽著蘇克明的話,整個人是透心的涼。

    李嬤嬤扶住蘇傾楣,看著蘇克明,大聲替她抱不平,“栽贓,老爺,這完全就是栽贓啊!小姐是您看著長大的,也是您一手教導的,她是什么樣的人,您還不清楚嗎?她最是善良柔弱,又重情重義,怎么可能做出這樣的事,而且她為什么要這樣做呢?完全沒有理由的啊!”

    李嬤嬤言辭懇切,刻意咬重一手教導幾個字。

    蘇家的幾個女兒,蘇傾楣最是聰慧,每每帶她出去,都能贏得一片贊譽,蘇克明最是愿意教她,可謂是言傳身教。

    礙于目前的形勢,二姨娘說的那些,蘇克明不敢相信是一方面,另外更多的是,他自己下意識的就不愿接受。

    “回來的路上,老奴聽很多人都在議論三小姐的死,大家都猜測和大小姐有關,那么多人,難道還會錯了不成?大小姐的手段,老爺您還不清楚嗎?老夫人被她蠱惑的,就連最心疼的大少爺都不怎么管了,完全站在大小姐一邊,買通蠱惑一個丫鬟,對大小姐來說,簡直就是輕而易舉不費吹灰之力的事,老爺,二小姐冤枉啊!”

    李嬤嬤大聲替蘇傾楣喊冤,話落,跪在地上。

    蘇克明看著跪在地上的李嬤嬤,想到蘇澤愷的事后,蘇老夫人對蘇梁淺一句責備沒有,就連那個害了蘇澤愷的丫鬟,她也沒罰,反而在他面前,還幫著蘇梁淺說話,對視孫如命的她來說,這在以前,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

    蘇克明將李嬤嬤的話聽了進去,打消去找蘇老夫人問明情況緣由的打算。

    蘇克明心里的這種想法,李嬤嬤自然是不知道的,她繼續替蘇傾楣道:“大小姐自己不將老爺放在眼里,不幫襯著蘇家就算了,二小姐可是一心向著老爺,為蘇家著想的,她一心就想著光耀門楣,報答老爺的恩情,同時也是希望將來成婚后,能有所倚靠,和老爺相互幫扶,大小姐這哪里是要針對二小姐,她這是在對付老爺,不想蘇家好呢!”

    李嬤嬤這罪名不可謂不大,蘇傾楣看了眼一板一眼的李嬤嬤,眼底的慌亂消散,有了星點的亮光。

    蘇傾楣站在蘇克明面前,低垂著腦袋,繼續道:“父親,昨天我是和您一起去看的妹妹,你走后沒多久我就離開了,我是為什么去看的三妹妹,您是最清楚的,我事先根本就不知道大姐姐要去看三妹妹的事,我是瘋了嗎,隨身帶著毒藥,然后當著父親的面投毒?”

    蘇傾楣說話間,委屈的落淚。

    秋靈剛好這時候從院子里面出來,剛踏出門,就看到這一幕,邊走過去邊問道:“這又是整的哪一出啊?”

    她走近后,湊到蘇傾楣身邊,抬著頭盯著她委屈的臉,嘖嘖了兩聲,“這是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不想活了,給二小姐氣受啊!”

    蘇克明到現在膝蓋還疼呢,再看秋靈一副和蘇梁淺一樣目中無人的樣子,字字仿佛都有深意,意有所指,更信服了蘇傾楣和李嬤嬤的那番說辭,火大無比。

    秋靈見蘇克明氣呼呼的,似乎是要打人的樣子,手指著他提醒道:“老爺,我力氣很大的,把控不好力度,容易傷人。而且您一個大男人,貴為老爺,和我一個小丫鬟較勁,傳出去,不是讓人笑話嗎?”

    秋靈伶牙俐齒,蘇克明被噎的說不出話來。

    秋靈滿意的看著他生氣的樣子,揚長而去,留在蘇克明在原地,氣的跺腳。

    蘇傾楣眼睛明亮,不住安慰,安慰時自是少不了挑撥,蘇克明那個氣的,頭都是昏的,蘇傾楣又提起蘇如錦的死,一副自己完全是被冤枉的口氣,委屈又擔心。

    “父親,怎么辦啊?姐姐這是要我身敗名裂啊,這對她有什么好處!”

    “反了,這一個個都反了!”

    蘇傾楣氣憤又傷心,蘇克明火冒三丈,當即信誓旦旦的安慰著蘇傾楣道:“我這就找她算賬去,絕對不會讓她亂來的!”

    蘇克明一走,蘇傾楣臉上的委屈傷心之色不見,眼淚也在一下止住,繃著微冷的臉,看著李嬤嬤道:“查清楚,綠珠現在在哪里。”http://www.rxzvxf.live/19_19275/
澳门新濠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