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道門法則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姿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姿勢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rxzvxf.live,    巨衡山帶著水火二道剛剛從江邊回來,他們又查到了一艘走私海船,拘捕了一家散修門派的家主,正要去找蘇川藥。

    整整忙了一夜,天色方亮,三人一邊走,巨衡山還在一邊感慨:“都什么時候了,還敢走私,不知道戰事期間,罪加一等么?真是要錢不要命啊。”

    水道人搖頭:“正如方丈所說,這人啊,但凡有百分之多少的收益,就會鋌而走險?唉?百分之多少來著?忘了......”

    火道人提醒:“百分之五十就敢鋌而走險,百分之百就敢踐踏人世間的一切規則,百分之三百,就敢把自己賣給你。”

    巨衡山道:“錦字門算是完了,光是罰沒就能讓他們這一派傾家蕩產,更別提門主拘押了,至少三年以上。”

    到了秘書科,蘇川藥讓他們填了今日完結的例行單據,三人各自把黑色的稽查隊名牌卡取了出來,湊到蘇川藥面前。

    蘇川藥拿出個小匣子,將巨衡山的名牌卡塞進縫里,在匣子上按動數字,道:“中級任務,加五十點,查沒船只抓住人犯,加一千點,你現在是一萬八千三百點,距堂主待遇還差一千七百點,努力!”

    巨衡山的喜滋滋將卡片取回,珍而重之的收好,道:“這回的走私船小了點,下回爭取一次抓夠兩千點!”

    水火二道也同樣加了這么多,他們的貢獻點突破了一萬,兩位道人長吐了一口氣:“終于舵主了,晚上去秦......酒樓好好慶祝一番!”

    巨衡山問:“蘇科長,乙組是多少了?”

    蘇川藥回道:“柳初九還是堂主,林阿雨犯懶,還是弟子......你們也別笑,芊尋子的等級你們怕是追不上了。”

    三人忙問為何,蘇川藥道:“芊尋子掌門了,五萬三千點,你們怎么追?”

    巨衡山頓時呆滯了:“上個月他才剛過堂主......”

    蘇川藥道:“一次加了三萬點。”

    三人驚呼:“他干了什么?”

    蘇川藥白了他們一眼:“別瞎問!”

    三人還在面面相覷,蘇川藥又給派活了:“剛好,再過一會兒高麗國王李峘就要上山拜見方丈,趙飛槍他們四個已經過去了,你們也趕緊去擺儀仗,我隨后就到。原本還打算再找人湊數,現在也不用了。還是老規矩,這個活兒可以加十個點。”

    巨衡山他們匆匆趕到三清殿前時,就見趙飛槍和螳螂三刀已經就位,各自比劃著手中的法器,正在研究姿勢問題。

    “衡山、水火兄弟回來了?趕緊入位吧......話說上次我立了個挑槍的姿勢,照相法盒找出來不是很好看。方丈給我說了個姿勢,右手舉槍過頂,頭向上仰,做出射落朝日的架勢,你們看看啊......怎么樣?”

    螳螂三刀圍著趙飛槍轉了兩圈,冥思苦想,大郎道:“總覺得少點什么......”

    二郎道:“如果飛在空中,這個姿勢就很好,云霧向身后飄過......”

    三郎托著腮看來看去,忽然啟發道:“能不能在趙老大身后綁一些絲帶,再打一張風符,讓絲帶飄動起來?”

    眾人眼前一亮,連巨衡山和水火二道也幫起忙來,不多時就弄完了,這時蘇川藥已經趕到,匆忙吩咐:“快些預備好,李峘要登山了。”就在前庭處布下一個簡易法陣,然后出去接引李峘。

    七星修士們連忙擺好姿勢,各站一處,其中趙飛槍站在臺階最高位,將風符啟動,身上纏繞的長絲帶隨風飄動,果然有云霧中穿行之感。

    李峘是在國師陸致羽的陪同下拜山的,走的是和去年一樣的流程,蘇川藥將剛剛布置了不到一盞茶工夫的簡易幻陣打開,引著他們兩人進來。

    進來之后就看見了七星修士的造型,尤其是看見了最為醒目的趙飛槍。陸致羽死死咬著嘴唇沒讓自己笑出聲來,但李峘卻著實被震撼了一把,一邊登階一邊轉著頭仰望趙飛槍,還差點在臺階上絆了個跟斗。

    蘇川藥將陸致羽和李峘送入大殿,下來圍著趙飛槍轉了一圈,抿嘴笑道:“行了,老趙不用如此,累不累,休息一下吧。”

    趙飛槍收了身法,環顧左右道:“如何?”

    巨衡山帶頭,水火二道和螳螂三刀都挑起了大拇指,同贊:“英武!”

    在殿外前庭處等候了約莫兩柱香,楊福文甩著拂塵當先出來,七星修士連忙各自站位,繼續演戲。

    李峘出了大殿,下了臺階,再次轉身,恭恭敬敬向三清殿下拜,起身之后又向陸致羽深施一禮:“今后,弟子的修行就仰仗老師了,還望老師不吝指教。弟子今夜便下詔,加封老師為太傅。”

    陸致羽微微一笑:“貧道豈是眷戀官位之人。”

    李峘道:“是弟子唐突了,不過是弟子的一份孝心而已。”

    兩人又看了看臺階上的七星修士,李峘向著趙飛槍躬身施禮,這才并肩向外,蘇川藥領他們出來,問陸致羽:“何時入的黃冠?”

    陸致羽道:“一個多月前。”

    蘇川藥道:“努力吧。黃冠圓滿時,可回應天,方丈會將你收為入室弟子,傳你金丹法門,到時你我便是同門了。”

    陸致羽十分振奮:“那我可要提前稱呼您一聲師姐了。”

    出了雞鳴觀,送陸致羽和李峘上車,蘇川藥又禮貌的詢問:“順懷王殿下何時歸國?”

    李峘十分上道,躬身道:“不敢,今后還要稱您師伯的。弟子打算見了陛下后就回王京,刻苦修行,不墮了樓觀聲望!”

    蘇川藥道:“回去還是走海路?”

    李峘道:“是,如今大明稽查艦隊戰事順利,沿海十分安全,水路很安全。真希望海寇全軍覆沒的日子早一點到來啊!寇匪梧桐授首那一日,這大海才算真正太平了。”

    據說能夠成為一國之主的人,多少都有點玄妙的氣運加身,李峘雖然只是藩國之主,但同樣逃不脫這個規律,他的祝福立刻被幾千里外的梧桐道人查收,當即打了好幾個噴嚏。http://www.rxzvxf.live/11_11807/
澳门新濠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