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帝道獨尊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劍體術!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劍體術!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rxzvxf.live,    一劍斬紀元!

    隔在兩岸,目視黑暗翻騰。

    即便是隔著紀元長河,依舊可以撲捉到,黑暗的恐怖,一旦臨近,形神俱滅!

    范劍如雕塑,他在想,如若黑暗禍端,沿著這一條通道,沖入帝路,那么帝路還存在嗎?甚至不朽天域還存在嗎?

    現如今,劍斬紀元浮現,劈開了紀元長河,隔絕了魔鬼霧的呼嘯!

    蘇炎和范劍,站在一個安全的世界,隔著紀元長河,遙望另一個世界壯闊的畫面。

    河岸邊,陰風呼嘯,天風舞動,黑暗滾滾,這是滅世黑暗風暴,淹沒了諸天大星,葬下了黃金盛世,葬下了一個曾經輝煌的古史宇宙!

    看起來隔在兩界,或許真的有一日,它們會再一次君臨天下,讓不朽天域,都進入黑暗蔽日的時代中!

    “大哥,它們還會再出來嗎?”

    范劍的語氣低沉,黑暗禍端有多強誰也不知道,但是玄黃天域因此都蛻化了。

    世人清楚,仙族始祖聯合幾位始祖強者,覆滅了天庭在九鼎洲的分部,但是世人沒有遺忘的是,天庭之所以覆滅,那是因為黑暗禍端,促使著天庭重創,否則天庭不可能滅絕!

    “誰知道。”

    蘇炎嘆息,他深知道黑暗的可怕,當年的他差點葬身在黑暗中,艱難活下來,完全是從地域中爬出來的!

    黑暗是什么,蘇炎說不清楚。

    現如今,他和范劍在這里看到了黑暗禍端,心緒難平,想了很多......

    “難道整個帝路,曾經被黑暗入侵過?”蘇炎在心中暗語:“當年古之天帝,貫穿帝路,且重塑這一條斷裂的路,肯定看到了黑暗禍端!”

    “難道強大的古之天帝,都難以化解,黑暗禍端?”

    “如果說,整個帝路是曾經被黑暗入侵逝去的古老宇宙,那么帝路中其他區域,應該還存在黑暗禍端。”

    “難道被封印,被鎮壓,因此保留了帝路環境?”

    蘇炎呢喃著,隨即他失笑,這事情不是他們可以頭疼的,不管黑暗禍端到底是什么,也不是他們可以對抗的!

    此刻,蘇炎的雙目注視著,被劍痕隔絕的這片世界!

    世界很大,億萬載的時間過去了,這里很荒涼。

    枯黃的世界,破敗一片,沒有任何能量波動,沒有任何天材地寶,死氣沉沉,看不出任何端倪。

    蘇炎在一些地方探索,想要發現寶藏。

    “咻咻......”

    范劍的速度很快,沖向了一個目的地。

    特別是他額骨中噴薄的劍鋒也不穩,這是霸天劍的劍鋒,是劍宗老祖封印在他識海中的保命之物。

    現如今,劍鋒亂顫,這讓范劍驚喜,他來到了源頭方向,在一片亂石地中,挖出來一塊銀色的石碑!

    “這是.......”

    蘇炎動容,銀色石碑之上有些特殊的紋路,組合在一起形成一個人體的石刻圖。

    漫長的歲月過去,石刻圖之上,竟然還有劍意滲透,不得不說很了不得了,這到底是什么傳承?

    蘇炎放開心神,在銀色石碑之上探索,卻感悟劍意。

    “轟!”

    一瞬間,蘇炎整個人亂顫,毛孔都流出了血液,他像是遭遇了億萬殺劍的劈斬,肉身都要控制不住,要進行崩壞!

    “好強!”

    蘇炎震撼了,范劍也被嚇住了!

    兩大強者對視一眼,隨即他們的元神力量同時間爆發,且交融在一起,朝著古樸石碑之上的內容,展開了聯手探索!

    因為石碑之上的劍意,已經相當的模糊了,隨時都會消失掉。

    如果在晚來一些時日,說不定這石碑之上記載的驚世傳承,會永遠消失,永遠斷送!

    因此,蘇炎和范劍決定,聯手探索,石碑的傳承訊息已經非常模糊了,怕是現在僅能看一次!

    “

    劍體術!”

    很平凡的名字,聽起來沒有過多的霸氣。

    但是研讀起來,他覺得在參悟一種無上寶體,這難道是劍道領域的,無上體術?

    絕跡億萬載的驚世秘法,呈現在他們的面前。

    蘇炎興奮,瘋狂研究,必須要把握這次機會,因為看的越多,石碑記載的文字就越是模糊!

    時間不到半天,石碑上的花紋徹底消失了,整個石碑也化為劫灰!

    蘇炎和范劍沉默,彼此間都在盤坐,參悟劍體術。

    過程中,兩人的肉身不斷顫抖,溢血,甚至骨頭斷裂!

    畫面有些嚇人了,他們兩位是何等存在,劍宗的范劍,被譽為未來帝榜最強爭霸都有身影的蓋世天驕,可是強大如他這位天劍體,參悟起來都極為困難!

    過程中他們都在吞吃補藥,滋養肉身!

    誰也不可能離開,誰都會第一時間消化,盡可能掌握無缺的劍體術。

    時間慢慢流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這一日,范劍覺醒了,仰天大吼,氣息無限狂飆,天劍體狀態當中,他鋒芒絕世,蘊含著斬盡一切的精氣神!

    “劍體術!”

    他運轉這門驚世大神通,整個肉身熾盛滔天,,范宛若真的化作了至強的劍胎,肉身噴吐劍氣,撕裂了蒼穹,都崩出一個大窟窿!

    “這尼瑪!”

    范劍奔放,興奮大叫:“這尼瑪,這也太強了,哈哈哈,劍體術簡直是為我量身定做的,這是劍道的無上秘術,我就是劍,劍就是我!”

    范劍戰力暴漲一截,收獲太大了!

    他也信心爆棚,當看到還在閉關參悟的蘇炎,張狂一笑:“我說大哥,這劍體術唯有天劍體才能運轉,你的無上寶體雖然強,可想要承載劍體術,多半做不到?”

    “膨脹了?”蘇炎的眼睛睜開,看著范劍。

    “嘿嘿,膨脹談不上!”范劍撓了撓頭,隨即鄭重道:“我覺得我現在,向你挑戰,贏的幾率很大,畢竟劍宗絕學太霸道,傳承與霸天劍,但是現在可不同了,有了劍體術,我可以不斷爆發霸天劍訣,足夠讓敵人臉綠!”

    范劍得意說完這一句,蘇炎騰的一下子站起來!

    他的手掌探出,銀白熾盛,宛若化作了不滅的劍胎,劈出一道長達十萬丈的劍氣!

    “轟!”

    沿途中,天地被劈開了,這一劍劃分了天地,如同斷開了歲月!

    蘇炎驚喜,很強大和離譜,劍體術狀態中,他的戰力也暴漲,攻伐力絕世無雙,動輒都能開天裂海,當之無愧的劍道無上傳承。

    因為,這是鋪助類型的秘術,放在不朽天域的各大仙門道統,也極少有傳承可以比肩。

    “你!”

    范劍指著蘇炎,結結巴巴道:“你怎么可能修成劍體術?這這......”

    “這有什么難得?”

    蘇炎背負雙手,傲氣道:“我師尊功參造化,雖然他不認我這個弟子,不過區區劍體術,我學成根本沒有什么難度!”

    “你別胡扯了......”

    范劍覺得蘇炎在恐嚇自己,不認他這個弟子?

    “不信算了。”蘇炎搖頭,懶得和他多說。

    “我信,我信!”范劍連忙追上去,想要了解蘇炎背后的師尊,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

    很快,蘇炎將紫霞仙子的事情告訴了范劍,這讓范劍有些懷疑人生,蘇炎都發誓了,不可能撒謊!

    “你為何不把我推薦給你師尊?”范劍憤懣,覺得自己才是最適合走劍道路子的。

    “我和你很熟嗎?”

    蘇炎嗤笑道:“小子,別以為帶你進來轉一轉,我們就是自家兄弟了!”

    “大哥,我的親大哥,說這話可就見外了!”

    范劍滿臉堆笑,這段時間的經歷,當真夠他吹半生的,古之天帝都見到了,他當真覺得以前都白

    活了,跟著蘇炎才能體會人生精彩。

    這時間,蘇炎來到了某個地點。

    他已經探索完畢整個小世界,唯有這里的地形,讓蘇炎捉摸不透。

    瞧見蘇炎越發嚴肅的表情,范劍閉嘴了。

    蘇炎圍繞著這片地勢,接連走動,轉了十幾圈。

    最終他的掌心中,開天筆顯化而出。

    “給我開!”

    蘇炎大吼一聲,以開天筆,點向地勢節點,宛若直插在這里的一口天劍,轟隆一下子崩開了這片地勢!

    大地塌裂,土石滾滾!

    地殼中,噴薄出濃厚的兇煞之氣!

    “大哥讓我來!”

    范劍一馬當先,抽出背負的殺劍,向前就要砍去。

    “起開!”

    蘇炎被驚住,連忙拉住他,生怕他胡來。

    “轟!”

    一瞬間,塌裂的泥土中,激蕩出如海的兇煞之氣!

    蘇炎的身軀都有些僵硬,血液流淌都要靜止,靈魂都有一種被撕裂的趨勢。

    “這......”

    范劍被鎮住了,他從頭涼到腳,從未碰到過如此可怖的殺念,足以影響的人靈魂熄滅!

    幸虧他們的元神都足夠強,勉強抗住了!

    “呼......”

    蘇炎猛的吹了口氣,吹走了漫天的泥土!

    “果真!”

    蘇炎看到了一張血色劍陣圖,狠狠的吸了口涼氣,繼而興奮至極,收獲太大了!

    這并非兵器,也不是秘術。

    這張血色劍陣圖,絕對是誅天劍陣!

    “這是什么?”

    范劍湊了上來,瞪大眼睛關注,隨即他的雙目刺痛,都流淌出血液出來,緊接著宛若墜入了億萬劍海當中,正在對他的劍道,展開最殘酷的磨練!

    “碰!”

    蘇炎一袖子打飛了范劍。

    范劍栽倒在地上,橫飛了很遠,他迷迷糊糊回神,思忖之前的畫面,猛的咳出一大口血,臉色蒼白,虛弱無力。

    蘇炎微微搖頭,這劍陣圖記載的乃是誅天劍陣,即便是來一位大羅真仙,也沒有資格去研讀!

    蘇炎以九州天鼎承載,  將劍陣圖盛放在當中。

    “大哥,這陣圖......”范劍眼紅的都快發紫,劍體術是驚世傳承,但是這劍陣圖比他們劍宗的護山大陣還要離譜,蘇炎的收獲相當驚人,傳出去劍宗的始祖多半都眼紅。

    “怎么,你還想在看幾眼?”蘇炎鄙夷道。

    范劍也不惱,很明白自己的斤兩,即便是給他,也學不會上頭的內容,畢竟這關乎于最強的陣道。

    “要是能進入這里面就好了,不知道黑暗禍端是否吞噬了一切,或許還有寶藏留下來。”

    這時間,范劍目視著另一端的時空,他們在這片小天地都收獲那么大,可想而知另一片時空,或許還隱藏著其余的造化。

    可是范劍很清楚,一劍斬紀元隔絕中,不可能在闖進去了,那里面是生命禁區!

    “有一條路可以進去。”

    蘇炎的臉色凝重,他能看到一條路!

    這一條路,是古之天帝開鑿出來的!

    他以初始經可以看到,一個宏大到極致的身影,在一劍斬紀元的格局之上,開鑿出一條路,這一條路已經很狹小了,快要徹底消失了!

    “什么?古之天帝開辟的路!”范劍又驚又喜。

    當看到蘇炎沖向了一劍斬紀元的時空長河,范劍驚呼道:“大哥,你真的要去闖一闖?這里面太危險了,這可是黑暗禍端啊,你可別亂來!”

    “這里面肯定非常危險,動輒都會粉身碎骨,范劍你走吧,接下來的路,我準備自己走......”

    蘇炎的話還沒有說完,范劍像是狗皮膏藥貼上來,道:“偉大的古之天帝,能夠跟隨他的腳步進去轉一轉,這輩子也值了!”http://www.rxzvxf.live/8_8665/
澳门新濠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