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帝道獨尊 >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范劍的挑戰!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范劍的挑戰!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rxzvxf.live,    模樣嬌滴滴的劍宗二師姐,聽到這句老二,她的額頭瞬間密布黑線!

    她可真的是.......氣得渾身直哆嗦,他難道不心疼,不氣憤?為何要興奮,為何!

    當然,范劍的興奮,也比不上那句老二對她傷害更大,她可是劍宗萬人愛慕的第一女劍仙,不論姿容相貌,都不遜色各大仙門道統的貴女。

    劍宗老三有些頭大,能夠感覺到劍秀秀殺人的目光,老二他可不敢叫,甚至整個劍宗,除了他范劍,誰也不敢叫劍秀秀老二!

    “那人那么強嗎?短時間都擊敗了師姐。”劍宗老三皺眉,說道:“他到底什么人?闖我劍宗造化地,來者不善啊!”

    “你們也敗了?”

    就在這時間,第三洞天中,走出一位黑衣男子,身材高大,沐浴劍芒神輝,強大懾人,一雙瞳孔宛若殺劍在開闔,攝人心魂。

    “大師兄。”

    劍秀秀和老三連忙走上去,詫異道:“大師兄,難道你也敗掉了?”

    范劍心中一凜,劍宗大師兄,  也可以稱之為圣子候選人,如若他殞落那么劍宗大師兄會成為新的圣子!

    劍景山的戰力極強,如若范劍不動用殺手锏的情況之下,都能和劍景山大戰上千匯合!

    如果那個人可以短時間,橫掃劍宗三大頂尖虛仙!

    戰力就相當嚇人了,最重要的是,劍景山也敗了嗎?

    “那倒是沒有。”劍景山皺眉,說道:“我和那人交手了,不過他并沒有戀戰,打了一會他撤走了,臨走的時候將整個第三洞天探索完畢,他似乎在尋找什么!”

    “當然,可以斷定出,他很強,超越了我,否則沒有心里探索第三洞天!”劍景山的臉色凝重,對方不像是來找事的,偏偏像是來搜尋造化的。

    劍秀秀和老三對視一眼,兩位的臉色驚變,同時間說道:“不妙啊,圣子,那人探索四圣劍域,難道知道了我劍宗的絕密!”

    “如果真的是這樣。”劍景山的臉色瞬間冰冷,說道:“此人現在應該在第四洞天,我們四兄弟聯手,我還真不信,這天底下,真的有人可以抵擋嗎?”

    劍景山動了殺念,他們都很清楚四圣劍域的重要性,劍宗的開宗始祖,曾經在萬族戰場收獲逆天機遇,殺入帝榜前十!

    一人一劍,沒有任何底蘊支撐,成為了帝榜前十!

    這是何等至高無上的榮耀!

    曾經有人都說,若是這位強者背后有仙門道統支撐,都有希望成為帝榜至尊!

    從此以后,他名聲大振,創造了劍宗,吸引了滿世界奇才加入!

    劍宗就在這樣誕生,傳承漫長歲月,在劍宗始祖的率領之下,恒古恒強,一直成為鼎盛仙門道統!

    這可是輝煌中的神話人物,開辟仙門道統,乃是不朽天域的巨頭,極具傳奇和輝煌!

    甚至據說劍宗的霸天劍,也和四圣劍域有重大的關聯,但是此等秘聞,也僅限于劍宗內部流傳,外界的強者對此根本不知道。

    因此四圣劍域太重要了,劍宗根本不可能允許任何人靠近,蘇炎短時間闖入劍宗,也超出劍宗諸強的預料。

    “走,我們進去看一看。”

    光線有些殷紅的第四劍域世界,四大劍宗奇才聯手闖入當中,面對漫天恐怖的靈魂碾壓,一個個心驚肉跳,他們可都是虛仙,但是強大如他們,也極難在第四洞天長時間停留。

    四大劍宗奇才,都有資格在三大洞天參悟劍意,可是唯有這里不同,存在可怕的劍道鋒芒,動輒都能割裂人的靈魂。

    即便是范劍都極難長時間停留,整個洞天世界,宛若痛飲了億萬生靈的血,空間中也有無形的劍意,在影響著他們的心智。

    對于四大劍域世界,范劍探索了很多次。

    可惜根本沒有任何收獲,范劍估計當年這里面的造化,都被劍宗始祖拿走了。

    “就是他!”

    就在這是,劍秀秀臉色微寒,看起來明媚動人的話,發起飆來格外驚人,纖細的身段綻放洶涌劍芒,背后隱隱浮現出,九天銀河交匯,要化作一口口星空殺劍,撕裂這片時空!

    四大強者迅速逼近,沒想到這么輕易就找到了蘇炎,這家伙難道還在無視整個劍宗不成?

    “什么鬼,什么都沒有,什么狗屁地方,一根毛都沒有,難道都被劍宗的人打包帶走了?”

    蘇炎的嘀咕聲,讓范劍都黑著臉,瑪德,我可什么都沒有撈到,這里面的造化肯定早就被始祖打包帶走了。

    “這家伙!”

    劍景山咬牙,看到蘇炎在嘆息,在嘀咕,在失望,說的好像劍冢是你的洞天福地一樣,搞清楚狀況沒有?

    同時蘇炎臉上疑云密布,他隱約洞察到,四圣劍域的不簡單!

    可是在執掌開天筆的狀態之下,蘇炎也難以窺伺到當中存在的奧妙。

    這讓蘇炎心中納悶,難道這里的造化,逆天到了連開天筆都極難探究的地步?

    雖然他無法復活開天筆,但是有開天筆的加持,和天遁之眼的配合,這天底下極少有他探索不到的造化地!

    毫無疑問,越是這樣,蘇炎越發對四圣劍域重視。

    或許真的需要特殊的辦法,才有希望打開這里的造化地!

    所以這讓蘇炎頭疼,碰到難關了。

    “你們來了。”

    這時間,蘇炎也注視到了逼來的四大劍宗強者,說道:“諸位道友,在下沒有什么惡意,探查探查就走!”

    “夠囂張!”

    范劍興奮盯著蘇炎,當著他們的面,在劍宗的地盤上,說出這種話,底氣真的是太大了。

    “小子,你別囂張!”

    劍秀秀氣鼓鼓,指著蘇炎說道:“如果真的是生死斗,你可不見得可以輕易鎮壓我!”

    “怎么,你們還想要留下我?”蘇炎皺眉。

    聞言,劍景山走向前來,對著蘇炎說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來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就是想要尋一些趁手的兵器。”蘇炎無奈道:“可惜這里什么都沒有,真是白跑一趟,唉.....”

    “你倒是直接!”

    劍景山冷哼:“這劍冢,屬于我劍宗,即便是這里的一草一木,你也拿不走!”

    “你的口氣不小。”蘇炎冷聲道:“萬族戰場,可不是你們劍宗的私人之物,任何寶物,有能者居之,我既然來了,就不怕你們劍宗!”

    “說得好!”

    范劍哈哈大笑,走向前去,說道:“這位朋友說得對,寶物有能者居之,可要是修煉不到家,這話還是趁早收回去!”

    “圣子。”劍景山低聲道:“我們四人聯手,先行將他鎮壓了再說。”

    范劍滿不在乎揮手,說道:“不用你們出手,我一個人就行!”

    劍景山無奈,這家伙老毛病又犯了!

    不過,既然范劍出手,他也心安了,以范劍的強大程度,如果蘇炎真的是劍修,必敗無疑。

    他們劍宗的霸天劍,可是最強至寶!

    范劍早就能和霸天劍的劍意交融,現如今他的劍道修行,已經超出劍宗弟子太多,即便是老祖都贊不絕口,言稱未來的范劍,成就大羅金仙也僅僅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天下第一劍!”

    蘇炎饒有興致的目光看著范劍,以前在九鼎洲就聽說過他的威名,沒想到今日在劍域世界中對上了。

    “哈哈,虛名而已,何足掛齒。”范劍的話雖然這么說,可還是極為得意,微微笑道:“道友的強大也毋容置疑,不過你既然

    強闖我族造化地,還打傷了我這么多師弟,有些說不過去了。”

    “你想要如何?”

    蘇炎問道:“我是傷了一些人,可都是一些皮外傷,并不算什么,我來此目的可不是找茬,你們劍宗還不至于,留下我的性命吧?”

    “這一點我自然清楚。”

    范劍蠢蠢欲動,說道:“不過我身為劍宗的圣子,不出手有些說不過去了,況且你接連擊斃我族天驕,身為劍宗的圣子豈能不拔劍,我現在要向挑戰你!”

    “挑戰我?”

    蘇炎驚異,怪異的目光范劍,這位畢竟是劍宗的第一人,戰斗力非同小可,絕對有資格爭霸帝榜最強的席位!

    劍秀秀掩嘴失笑,心想著這人要倒霉了!

    天下第一劍豈能是白叫的,曾經的范劍為了挑戰各大仙門道統的強者,花費了將近十年的時間,一座接著一座大洲打了過去,完全是殺出來的絕世兇名!

    “我倒是聽說過,你范劍若是輸掉了,就拜誰為師!”

    蘇炎也有些蠢蠢欲動了,很想和這類蓋世天驕打一場,畢竟范劍是劍宗的圣子,他的實力足以躋身于不朽天域前百!

    自從蘇炎修煉到不朽境,還沒有和最頂尖的天驕交過手,因此蘇炎越發的期待了,戰血開始沸騰!

    聞言,范劍愣了愣,眼睛微瞇,不善道:“小子,你還想著擊敗我?還想收我為徒?你可真夠狂妄的!”

    “不試過,怎么知道?”

    蘇炎的話,讓劍秀秀他們心中一凜,這人的實力自然不容小視,他難道還有底氣和范劍爭鋒?

    范劍的臉色微沉,目視著蘇炎說道:“既然你想要進行這種爭斗,事前說好了,你若是輸掉了,交出你身上最珍貴的一樣寶物,我若是敗掉了,直接拜你為師!”

    “圣子。”

    劍景山有些頭大,剛要說話,  頓時嗤笑。

    曾經劍宗的老祖,都因為范劍和對手的賭斗,都要嚇出毛病出來。

    可是事實證明,范劍有狂妄的資格,即便是蘇炎真的足夠強,也頂天了和范劍打成平手。

    “嘿嘿,小子,將你身上最珍貴的寶物拿出來吧。”

    范劍興奮,搓著手,看著蘇炎,如同在看一個送寶童子。

    “最珍貴的寶物?”

    蘇炎有些頭疼,說道:“我身上的寶物有不少,可到底是什么最貴重,  還真的說不清楚。”

    “我說你能不能快點,別給我浪費時間!”

    范劍按耐不住了,催促道:“拿出一些仙道寶物,或者是秘術神通,也或者是你修煉的劍道神通......”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蘇炎下意識想到了......

    “我倒是有一件極為珍貴的寶物!”

    蘇炎故作深沉道:“就是不知道,你到底敢不敢收?”

    “什么寶物?還有我不敢收的?”范劍惱了:“拿出來讓我瞧一瞧!”

    “一個美人!”蘇炎笑了。

    “美人?”

    范劍愕然,撓著頭,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噴,這個大流氓!”

    劍秀秀狠狠碎了一口,臉頰有些漲紅,隨即怒視著范劍道:“不行,換一個,要美人干什么?”

    說完,劍秀秀還挺起規模不小的胸部,像是在說,有什么美人可以比得上自己?

    “看看也沒什么,你拿出來讓我瞧瞧?”

    范劍還真不信邪了,這天底下還有自己不敢收的戰利品?

    蘇炎直接將仙碧靈拎出來,對著他們說道:“這個美人怎么樣?如果你不敢收,賭注我可不出了!”http://www.rxzvxf.live/8_8665/
澳门新濠天地